机 关 门(老杂毛)
 <<返回机关门目录 机关门也称销器,是外八行之一,机关秘技始于春秋,兴于秦汉经久不衰。 
博客首页 > 机关门 > 文章正文

第六十二章:梅花桩

2013/4/17 0:34:33
 
我怕刘琪有什么闪失,赶紧把背包里的绳子和那根钢管拿出来捆到身上,也学着她的样子,把背包一拧,搭在锁链上滑了过去。

锁链的向下倾斜并不是很大,快到头的时候有一个向上的坡度作为缓冲,两边的悬崖相距大概50多米,只一瞬间就到了对岸。

刘琪站在一个平台上把我接应下来之后说道:并没有想象的危险嘛!

我看着被磨破的背包回答道:可能这里有风的缘故,锁链的温度并不是很高,不过,我这个背包算是没办法用了。

我一边说着话,一边把里面的衣服拿出来穿在身上,把背包扔在了一边。

刘琪拿起她的背包笑了笑说道:看来我的这个背包质量还不错,竟然没有磨漏。

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个三米见方的平台,像是从悬崖上伸出的一只手掌,平台下方是通红通红的火光,深不见底,偶尔会有热风吹过来,平台后面是一条向下延伸的通道,两边则是光滑的崖壁,看来只有这条唯一的路可以走。

刘琪伸了伸胳膊说道:眼前没有什么危险,咱俩暂时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如何? 反正这第二关也没有时间限制,我们先恢复一下体力,指不定一会儿还遇到什么危险呢,这里不冷不热,温度刚刚好。

想了想刚才我们只能立住半只脚的处境,现在这里确实算是一个不错的休息场地了,虽然吃了那老道给的一粒药丸,精神恢复了不少,但是毕竟体力还是透支的,加上刚才一只直站在悬崖边上,腿肚子还真是有点抽筋。

我看了看表,现在是下午六点半,这半天时间可以说是几经生死,本来按原定计划这个时间应该是要和彪子他们汇合的,没想到竟然跑地下来了,这次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是一个问题。

我对刘琪说道:暂时休息一会儿吧,不过咱俩的水和食物一点都不剩了,体力恢复之后要想办法先解决这两个问题,拖的越是持久对咱就越是不利。

刘琪靠在崖壁上打了一个哈欠道:是啊,小睡一会儿,醒了咱就出发。

刘琪一边说着一边坐下来靠着墙闭上了眼睛,没有几分钟,我就听到她的呼吸声重了起来,可惜我虽然身体有些酸痛但却因为药丸问题怎么也睡不着。

周围静的出奇,一天前我们还被鬼声困扰的头疼不已,现在却连一丝风声都很难得,想着这些天的经历,听着刘琪均匀的呼吸声,逐渐的有了一些困意,慢慢的意识开始模糊,直到睡去。

“轰隆”一声闷响,刘琪我们两个同时惊醒。

“什么声音?”刘琪问道:

我摇了摇头回答道:听声音倒是像打雷,不过,咱现在已经下到地下好几十米了,按说打雷的声音应该听不到,倒是有可能是哪里的塌方声音。

又等了一会儿看身边没有什么异常,我看了看表,晚上十点半。

“差不多了,咱俩已经休息四个小时了,该出发了”

刘琪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回答道:嗯,体力恢复的还不错,往前走走吧,找吃的我看很难,找水应该容易一些,刚才咱经过那个水车的时候就可以听到水声,只是不知道水是流向何处的,咱能不能再遇到。

我回答道:“这些关卡的各个方面全都是大手笔,细节处理的也非常巧妙,我想它的设计者不会没有考虑到闯关者吃饭和喝水的问题,只是食物不易储存,能不能找到吃的真是说不定,但是从刚才的情况来看,地下水资源丰富,这么多年水道依然没有发生改变,所以我们喝的应该不是问题”

刘琪点点道:“但愿如此吧”

我背包已经没有了,把那段绳子栓在自己胳膊上,一手拿钢管,另一只手拿手电走在前面,刘琪跟在我身后,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走进了通道。

手电筒的光亮越来越弱,虽然我们用的很省,但是还是快要没电了,还好刘琪身上还有一个备用的,现在我们俩是无装备一身轻,走路也比之前快了很多。

大概走了十几分钟,道路逐渐平坦,凭我的直觉猜测我们又下降了好几十米,走了没一会儿,前方出现了一扇石门,门口上方写了一个大大的“餐”字。

看到这儿,我双眼一亮,回头跟刘琪说道:“你看,吃的来了,只是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走,进去看看吧。”

这次我们两个比较有经验,两人并肩一同朝着门走了过去,果然,刚走到门口,就感觉脚下一个石块被踩下去,大门被打开,刚刚迈进去两步,身后的石门就又被迅速关上了。

这里火光通天,眼前的场景吓的我俩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这间石室一眼望不到头,地上全是石制的梅花桩,相隔间距一两米远,在这些梅花桩的间隙中,有特大号的石锤摆动,有的甚至是在梅花桩的上方摆动。

也就是说,如果想通过这个区域,必须不停的在这些梅花桩上跳来跳去,而且还不能被那些快速摆动的石锤砸到,梅花桩的下面是一片火海。只要一个不甚掉落下去,基本瞬间就可以在这里蒸发掉。

“这。。。这,简直就是炮烙之刑”刘琪在一边说道:

“炮烙之刑,是什么东西?”

“你没听说过么?传说是商纣王发明的,让犯人光脚在烧红的铜柱上走,如果滑落下去就被活活的烧死,基本动用炮烙之刑的人没有一个能活下来的。”

我咂了砸舌头道:老商确实有点残忍啊,不过你看那些火光离上面有三四米远,温度应该不会高太多。我们唯一担心的应该是上面来回摆动的大锤子,那玩意儿要是给咱来一下子,估计不用架火烧,直接就能锤个七窍流血就地身亡。

我们俩在这里研究了十来分钟,谁也没敢迈下去第一步,我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这些石头桩子,发现这些桩子的摆放非常巧妙,那些锤子的摆动次序也不是杂混无章,这些全都是有规律的。

我把这一现象告诉刘琪,我们二人分别在心里模拟一条前进的道路,感觉差不多的时候,我开始往第一个石桩上跳,然后趁锤子摆走的时候跳到之前想好的第二个桩子上,来回反复了几次,最后又跳回到了起点。


刘琪看我跳了两下说道:我们应该像你刚才那样来回多练习几次,这样就可以多掌握一些技巧,等我们走熟了,就可以让自己的身体对眼前的环境迅速做出条件反射,在我们来之前的训练中就有过训练巴甫洛夫条件反射项目,如果练习刻苦的话,没有几个小时就可以成功,我们俩不妨试试。

“巴甫洛夫,是什么东西?”

刘琪解释道:“巴甫洛夫是一个人名,他发现的条件反射这种情况的存在,他做过一个实验,在每次喂狗食物之前先摇响铃铛,过一段时间之后只要摇响铃铛并不给食物狗就会分泌唾液,这就叫条件反射,条件反射是身体不经过大脑分析而做出的反射动作,响应非常迅速。”

“哦,这个实验我好像听说过,但是咱的时间可有限,不要等咱们都饿的没力气了才产生反射,那时候就晚了。不过既然你之前做过这样的训练,那就按你之前的套路来,反正结果不是成人就是成鬼,试一试也无妨。”

刘琪好像对腾挪跳跃的技巧很有研究,她跟我说了一些基本要领,然后两个人就在开始在最近的几个桩子上来回跳跃练习。就这样,一个人练一个人做指导,另一个人练的时候换人指导,慢慢的摸索窍门。

大概练习了三四个小时之后,我们俩基本都掌握了在这些桩子上跳跃的力度,知道了大概多远的距离应该用多大的力,以防止用力过猛站不稳等情况,并且能在跳跃的过程中迅速对眼前的路线做好三到四步的预算。

我们两个对刚才的练习非常满意,在练习的过程中我们有的时候已经向前走了十来步,现在我们在这上面的腾挪一点都不像刚开始那样紧张,真可谓是游刃有余。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我们决定试着往前走走,如果感觉遇到什么危险的话,就迅速回撤,因为眼前的这一二十米的石桩位置和石锤摆动规律我们已经了如指掌,现在哪怕是闭着眼基本也能摸索着跳回来。

由于石锤的规律错综复杂,大概一个人走过去七八米之后才会再出现第二个人通过的机会,如果一旦错过了,就又得等一会儿才可以跳上去。而且一旦已经迈上去了第一步,就会有石锤不停的催动着你向前走,一个不留神没跟上就很有可能被砸下去。

刘琪这方面的天赋可能要比我高一些,所以决定让她在前面先走,等石锤的第二次规律出现之后我再行动,这样我们两个人相距就不会太远。

刘琪身体特别轻盈,每迈一步都感觉潇洒无比,动作优美的就像是在跳一段绚丽的舞蹈。

几秒钟的功夫,刘琪就走到了离我七八米远的地方,我看准了机会,迅速跳了过去,就这样我们俩在这些错综复杂的石锤之间来回穿梭,腾挪,没有一刻的喘息时间。

大概跳了有二十几分钟,终于跳到了一个平台之上,看样子这里像是一个临时休息点。

两个人在上面稍作休息之后准备继续前行,现在我们跳这些石桩可谓轻车熟路,虽然看着那些石锤呼呼生风的在眼前飘过,但是只要自己能保持放松心态,手不抖,脚不颤,通过这里是没有问题了。

就在我们准备继续前进的时候,突然我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咝咝”的声音。

阅读: (1348)  评论(11)  
上一篇: 第六十一章:临渊栈道   上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1.2016/10/27 19:36:37 
 2.2016/11/21 18:31:33 
 3.2017/1/22 1:07:09 
 4.2018/1/24 1:28:43 
 5.2018/2/8 2:22:08 
 6.2018/2/8 2:22:16 
 7.2018/2/26 1:24:26 
 8.2018/3/14 18:07:20 
 9.2018/3/31 8:51:44 
 10.2018/3/31 8:51:55 
 11.2018/5/13 15:17:50 
[返回老杂毛博客首页]
Copyright © LAOZAMAO.COM 2012 京ICP备09002242号  北京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