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 关 门(老杂毛)
 <<返回机关门目录 机关门也称销器,是外八行之一,机关秘技始于春秋,兴于秦汉经久不衰。 
博客首页 > 机关门 > 文章正文

第五十八章:洞口

2013/3/8 0:23:13
 
又寻找了几个小时,大约快到了八九点钟,我们两个感觉实在是有些体力不支。虽然刘琪比我更担心王敏的安危,但是眼前这个情况真的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只能把希望寄托于其它的组。

我们两个都知道再过会儿,到了正午的时候这里的温度会上升的非常高,那时候就更难行动了。虽然很想勉强多尽一份力,但是苦于体力实在是不支,只能坐下来休息。

经过了这几个小时的相处,我们彼此之间也没有了刚开始见面时的生份感觉,两人在一处平坦的地方一边喝着水一边聊着天。

突然刘琪问我道:“你们来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的呢? 真的是来盗墓寻宝的么?”

我看了看她,微微的点了点头道:其实也算不上盗墓,我们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治病。
“治病?治什么病? 难道说你们是来这里寻药的不成?”
“嗯,差不多可以这么说吧,不过这个药很奇怪,治的病也很奇特,一时也想不出其它的法子,所以就来这里碰碰运气。”

  看她比较有兴趣于是我把如何被人胁迫盗取避水珠,如何被吸去魂魄以及遇到无耳老道指点来这里寻找还魂之法等等全都跟刘琪描述了一遍,其中如何大战僵尸,如何躲避机关不免有些添油加醋,直说的我唾沫横飞,嘴唇干裂,这一吹没想到就吹了一个来小时。

刘琪听的是津津有味,瞪了两个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一动不动,等我讲到彪子他们在赌场输了钱被人追杀时,我更是讲的异常凶险:“有拿板砖的,有拿砍刀的,甚至还有拿手枪的…总之就是只要追上我们,基本就甭存活着的念想,就在这么凶险的情况下,我们几个硬是凭着自己灵活且矫健的身手,成功的躲过了他们的追杀。”此时我看到了刘琪两眼中释放出了一种崇拜的眼神,然后又讲到和一个自称是老三的人如何分钱,最后怎么一路来到这里。

讲完了之后刘琪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们几个真是多劫难那,不对,应该是多坎坷啊。

但是听了你的描述之后我有一个疑问不太明白,我很早以前听人说,人的三魂七魄缺一不可,为什么你缺了两个,竟然还能如正常人一般行动呢,而且我听说有些高人是可以把失去的魂魄招回来的,你们为什么不请一个专业点的高人帮忙反而跑到这大老远的地方来寻药呢。”
 
听刘琪一说我心里猛的打了一个突:对啊,以前之所以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是因为感觉土生的爷爷说的非常再理,不会骗我们。另外我的身体状况跟他们描述的也非常吻合,在无耳老道看来此问题非避火珠不能解,所以我们想都没想这个问题就一路跑过来了。

但是转念一想,来已经来了,总不能现在返回去,即便是此行对我帮不上什么大忙,能为彪子赚个开饭店的钱,我们这趟也算是没有白来。看我这个身体状况一时半会儿也出不了什么大问题,况且和那老道临分别前他还送了我几颗药丸,让我在撑不住的情况下吃,目前看来还没有到发展到那步境地。

刘琪见我思绪不定继续说道:你刚才还提到一个沙特王国,沙特王国有一只大蝎子,为什么我们在查这段资料的时候没有查到过一点关于大蝎子的记载。

沙特王国倒是提及过,也是这周边的一个部落,相比其它的部落规模要大一些,后来听说沙特和汉人通亲交好,得到了很多很多好处,国力不比顺天差多少,后来因为一些干戈两国开始交战,双方发动了一场浩大的战争,关于这场战争,资料中没有详细的记载,只知道最后是顺天把沙特给消灭掉了,占领了沙特的土地,俘虏了沙特的士兵和百姓。我们这次来的目地除了寻找一些历史中短缺的部分以外,如果能寻找到这场战争的细节部分,我们也是很感兴趣的。

“对了,你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呢? 这里凶险非常,你们还真够胆大的”

刘琪抿嘴一笑道:我们啊!其实是学校一个考古小队里面的,天一老师是我们的组长加教官,她受到过专业的训练,平时教我们特别特别多的知识,我们来之前进行过半年的体能训练,我们小队一共五十几个人,学什么专业的都有,最后能坚持下来并且考试合格的只有我们十来位同学,这是我们第一次参加实战活动。我们这个团队搭配的也很不错呢,你看啊,我和天一老师是历史专业的,王强和王敏是信息专业的,刘斌和陈灿一个是学机械的,一个是学医的。你看我们这个团队强不强大,只可惜敏敏她….

说到这里刘琪又暗自伤神起来。

我呵呵笑了笑道:真是江山倍有人才出啊!你看我们这三个人的团队,全是学会计的,土生半路退学,彪子当年从来就没把学习当回事儿过,哈哈!跟你们一比我们简直都不能称之为队伍了。

学生时代真好啊,敢于追求一些自己想追求的事,想想我们三十几岁的人了还一事无成,该追求的年代没有什么理想,等反省过来的时候发现和这个社会脱轨了。

我们俩各自想了一会儿心事,感觉没有什么可聊的了,就准备起身继续寻找。刘琪看了看表说道:现在已经十点钟了,我们再搜索一个多小时,如果还是没有任何线索的话就只能原路返回了,希望其它的组能有所收获。

我点了点头拿起了背包继续前行。

绕过了几堵高墙,突然,我们两个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东西,在我们面前,出现了一堵石墙,墙壁大约三米多高,后方倾斜向下,正前方如一把利斧从山体上砍下来一般整齐,在正前方中央的位置好像有一扇石门,门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巽”字。

我们两个四目相对,都想询问一下对方是否能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我开口问道:‘巽’是不是八卦中的一个符号啊,代表什么来着?我拍了拍脑袋,一时想不起来。

“代表东南方向”刘琪接口道

“对对,不过还代表一种什么来着”

“风”

嗯,是的,我之前看过这方面的资料,不过长时间不接触就都忘光了。

“东南,东南”刘琪喃喃自语道。

“啊。。” 这个祭坛会不会是根据八卦方位建立的。

我心中猛的一惊,突然想到了其它的几个符号,乾、坎、艮、震、巽、离、坤、兑。

我们进入迷宫是由东向西,之所以没有碰到正东的门有可能我们进入祭坛的位置并不是正东,而我们两个在没有进入到祭坛中心位置的时候又转而向南,所以碰到了位于东南方向的巽门,那么另外的七个方位无疑还有其它的几个门,震门正东,坎门正北,兑门正西,离门正南,西南坤门,西北乾门,东北艮门。

这。。。这还真是符合八卦方位。不然也不会凭白无辜出现一个“巽门”但是这个门是干什么用的呢?莫非,莫非是可以进入祭坛的内部,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也就是说其它方位的七个门,全部都是这个祭坛的入口。难道地面上的只是迷宫围墙,真正的祭坛在地下吗。

刘琪摇摇头道:“不太应该,祭坛的作用一般是和神灵通信,或者祭祀神灵,大多数祭坛都是露天的,只有陵墓才会建立在地底下,但是要说这里是一个陵墓的话,又有点太夸张了,迄今为止还没有听说谁的陵墓会如此的巨大。”

我们两个围绕着这堵石墙转了大半个圈子,没有任何发现,石门异常宽大厚重,不知道这么沉重的石门应该如何开启。

这时刘琪问道:“我们。。。我们两个要进里面看看么?”

我摇了摇头道:还是和他们集合好之后再看看是否有进去的必要,只有我们两个是万不敢单独行动的,谁知道里面有什么古怪危险,万一我们两个也失踪了,那岂不是更是一个麻烦的事。

“是的,我也感觉我们应该和他们会面之后再商量这里的事情”

刘琪抬头望了望前面石门上那个大大的巽字若有所思道:在我的记忆中八卦起源于汉族文明,而这里在古代应该算是蛮夷之地,蛮荒部落,那么这个八卦结构和汉字应该是哪里来的呢?

“对啊,难不成很早以前汉文明就传入了边荒,还是说这个巽字是后人刻上去的”

我一边说着话,一边走上前去用手摸门上的那个巽字,想根据风化程度来确认一下大概年代,可是不知道触摸到了哪里的机关,只听轰隆一声,那扇厚重的大门竟然掉了下去,突然就感觉到有一股非常强劲的风要把我吸进去,我迅速用手扒住门框的石沿,哪知我还没有把稳,突然一个黑影卷着黄沙砸了过来,我以非常快的速度被撞飞向石洞里面,直到:“砰”的一声,我后背好像撞到了墙壁,然后就开始下落,感觉大概有三五米左右的样子,我才算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而这一切只是在电光石火间发生的,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

我感觉身子都快散了架一样,不过还好没有失去意识,我摸了摸身下,还好有一些野草和黄土垫底,不然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非得把自己摔的七零八碎不可。

我从包里摸出了手电筒,四下照了照,发现刘琪躺在离我两米的地方,正要挣扎着起来,我告诉她先不要动,慢慢试着活动一下有没有受伤的地方。

“哎哟…. 我的胳膊好像脱臼了。”我慢慢的坐起身来,感觉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大伤,只是有一些磕碰而已。我慢慢的挪到她跟前,询问到:能不能坐起来,我们得先检查一下这里是否安全。

刘琪费了半天的力气,总算是勉强算是坐了起来,不过看得出来,他伤的不轻,但是在这种不明情况的地方最好不要发出太大的动静,所以她才忍住没有喊疼。

我拿着手电筒四下巡视了一遍,发现这里空间并不大,只有十多米见方,正前方的墙壁上有一个门口,其它的地方则没有任何出路,抬头向我们头顶上掉下来的地方望去,目测一下有五米左右,想从这里爬上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里暂时没有什么危险,来,我先检查一下你的手臂。

我慢慢的走到刘琪身边,她把受伤的手臂端到了我面前,我轻轻的缕了一下,原来是手腕脱臼。

我一边检查她的胳膊一边说道:“我小的时候我爹曾教过我一点处理脱臼的办法,虽然我没有实践过,但是这种小程度的脱臼我想我应该能试试,也许你不知道,我家族世代以打猎为生,常年在山上跑,难免会出现碰伤脱臼等情况,久病自知医,时间长了…….我们自然….”刚说到这里,我找准了位置,咔嚓就把手腕给端了上去。

“啊!….”一声 声嘶力竭的惨叫从刘琪口中发出。

我借着手电筒的余光再看她的脸时,只见脸色苍白额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阅读: (562)  评论(12)  
上一篇: 第五十七章:顺天族   上一篇: 第五十九章:前进
网友评论:
 
 1.2016/6/11 15:11:16 
 2.2016/6/17 18:07:37 
 3.2016/6/26 20:55:29 
 4.2016/12/4 11:34:30 
 5.2018/1/18 20:15:16 
 6.2018/1/18 20:15:24 
 7.2018/2/2 20:57:17 
 8.2018/2/19 4:29:27 
 9.2018/3/9 1:32:37 
 10.2018/3/25 20:42:33 
 11.2018/4/12 6:47:53 
 12.2018/5/11 15:56:10 
[返回老杂毛博客首页]
Copyright © LAOZAMAO.COM 2012 京ICP备09002242号  北京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