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 关 门(老杂毛)
 <<返回机关门目录 机关门也称销器,是外八行之一,机关秘技始于春秋,兴于秦汉经久不衰。 
博客首页 > 机关门 > 文章正文

第五十五章:强敌

2012/11/16 0:53:02
 
彪子劲头奇大,被他拍飞的老鼠撞在墙上基本全都一命呜呼,而且铁铲两边都很锋利,挥打老鼠的时候经常会给来个开膛破肚,没几分钟,我们就感觉附近来回飞舞的全是老鼠的内脏,腥臭无比。

彪子看到王强刘斌都在用自己的外套拍打老鼠,一脚将自己的背包踢到了王强身边喊道:背包里有砍刀,自己拿。

听彪子说起砍刀我才突然想起我们从土生他们家出来的时候确实拿了一把砍刀,没想到彪子一直带在身边,当时去找无耳老道的路上彪子还差点把老道养的一丈青给砍了。

王强从包里抽出砍刀,对着迎面扑过来的老鼠就砍了过去,有了顺手的工具,没一会儿老鼠的阵型就被彪子他俩给冲的七零八落,但是这场面也极其血腥,没几分钟王强和彪子脸上就沾的满是鲜血,身上也斑斑点点,模样甚是吓人。

宇文天一趁他俩能阻挡一阵的空当,赶紧去背包里面翻找,一边翻一边对我们说道:老鼠应该是怕火的,只是我们现在没有太多的可燃物,我们临出来的时候带了一小罐做饭用的火油,只是不知道这么少的份量能不能管用。

一边说着一边从一个大号背包里取出来了一个暖壶大小的罐子,天一拧下了上面的盖子,对着就近的老鼠堆就泼了过去,没几下就把里面的火油给泼了个一点不剩,然后天一扔下罐子,回身在背包里拿出了一块医用棉花,头也不回的说道:赶快点火。

我掏出身上的打火机,赶紧打着。嗤的一声,打火机擦出一缕的火花,周围的墙壁随之一亮,天一把棉花放了过来,棉花沾火即燃,等火着大之后,顺着刚才泼油的地方扔了过去,砰、砰几声,身边迅速燃起了一边火光。

借着夜色我们只能看到老鼠身上一片漆黑,现在火越烧越大,我们看的比以前更加清楚,那些老鼠身上好像染着什么黑东西,在眼前窜来窜去,黑压压的一大片。

噼噼啪啪,没有几秒钟的功夫,刚才被倒过火油的地方基本全烧了起来。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让我们感觉到点火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密密麻麻的老鼠身上全都带着一团火到处乱窜,有了火的催动,它们的行动更加迅速。老鼠的叫声不绝于耳,而且还夹杂着嘈杂的鬼声,更加上那些死去老鼠内脏被烧焦的味道,身处在这种环境中真的感觉自己仿佛来到了地狱,无数的小鬼飞在自己的头顶,往前一步就是无边的火海,那些被火海吞噬的灵魂正一个个挣扎着想爬出来。而彪子就如同那地狱中掌管生杀大权手拿钢叉的恶鬼,只要发现有想爬过来的都会得到他无情的一铁铲。

借着火光,我回头看了看身边的几个人,只见天一和那两个女学生满脸的惊恐,有可能他们这辈子也没见过这样可怕的情景。

突然,再我回头的一瞬间,仿佛看到了前方有什么东西飞过,而且是一只很大的东西。

还没等我喊出声来,刘琪已经指着刚才飞过东西的地方喊了起来“快看,快看,猫头鹰,是猫头鹰,它们是来抓老鼠的。”

这时又有几只从我们头顶飞过,这次我们也看清楚了,是猫头鹰,没错,而且个头比平时我们见到的大了两倍有余,只见那几只猫头鹰几个起落飞到了火光的边缘,再飞起来的时候爪子下面都掐住了一只大大的老鼠。

下面的老鼠显的异常慌乱,很快就四散奔逃,不再把目标指向我们,但是我们很快发现了一个不对的地方。那些逃跑的老鼠在并肩齐跑的时候很容易就被身边的老鼠惹火上身,而且沾火就着,一传十十传百,没一会儿的功夫,几乎眼前所见到的老鼠身上全被点着了火。

遇到这种情况猫头鹰就只有睁眼看着的份,竟然无从下手,我们几个人也为眼前所发生的事闹的摸不着头脑,谁也不明白是怎么个情况。

只有宇文天一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会儿拍手道:对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我们几个同时向她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老鼠的身上是什么东西?”

刘琪回答道:黑黑的,看起来还有点粘乎乎的,恶心死了。应该是从哪儿蹭的泥吧。
天一摇摇头道:不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石油,不然只凭咱的那一小桶火油,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功效。

“石油?”我们几个都用很惊讶的口吻反问道:

“没错,是石油” 不然火源不会传播的这么快。而且看它们的样子,好像这些火并没有猫头鹰对它们的威胁大。

一边说话的同时彪子和王强手里也没闲着,还是会有一小波老鼠会窜到我们这边来,都被彪子他俩给干掉了。只见彪子双手握着铁铲的把柄,对着一团跑过来的火苗,用力一拍。“啪”的一声,将一只老鼠给拍进了沙子地里,然后顺势一铲,扔了过来,说道:才哥,好好看看,是不是真的石油,听说这玩意也挺值钱的。

我拎着尾巴将老鼠抓起来了,一看,好家伙,内脏都给拍出来了,小腿儿还在不停的抽搐。

借着月光我们几个仔细的看了一下,原来老鼠身上裹着厚厚的一层泥,最外面一层黑呼呼的,用火一点立刻冒起了黑烟,一股刺鼻的燃油味道。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石油,不过看这情况应该是石油没错了。

这也就意味着,这附近应该有大量的石油,而老鼠经常活动在那里,所以身上沾满了这些东西,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些老鼠全都这么容易点着的原因。

又折腾了大约半个多小时,老鼠总算是零零散散的都跑干净了,一些落单的也都被猫头鹰给抓走了。时不时会有大个的猫头鹰飞下来撕咬被彪子打死的死老鼠,这里腥臭扑鼻,天一建议我们赶紧换一个地方。

刘斌背起王敏,彪子打头阵,王强和土生垫后,我们几个赶紧转移阵地。

走了没多大一会儿,一众人都感觉自己有些体力不支,想要就近找个可以休息的地方。刚好前面不远有一片塌落的墙体,四周散落的石块也比较多,土生和刘斌挑了一些大的石块,在我们四周围了一个圆圈以防不测。众人都累的够呛,彪子混身的老鼠血和内脏,一身的腥臭,但是其它人也好不到哪儿去,更何况要不是彪子这么生猛,我们几个人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挻的过来。

几个人围坐了一圈,王敏依然昏迷不醒,我们把她放在了我们身后靠墙的位置,然后把背包摆在她身边挡风。

这里的每个人都又累又困,都想好好睡一觉,但是都不敢轻易睡着。经过了半宿的折腾,谁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而且这里的鬼声没完没了,现在又多了几只猫头鹰的叫声,猫头鹰奇怪的叫声就像是人在得意的时候大笑一样,“咯咯咯咯”夹杂在这嘈杂的鬼声中间,让人头皮一阵阵发麻。

阅读: (479)  评论(9)  
上一篇: 第五十四章:不速之客   上一篇: 第五十六章:失踪
网友评论:
 
 1.2016/5/31 14:28:38 
 2.2016/6/9 14:51:48 
 3.2016/6/17 3:48:28 
 4.2016/6/21 19:09:51 
 5.2016/6/26 7:05:23 
 6.2016/7/22 15:26:06 
 7.2016/10/16 5:05:46 
 8.2016/12/25 9:25:11 
 9.2018/2/2 20:54:44 
[返回老杂毛博客首页]
Copyright © LAOZAMAO.COM 2012 京ICP备09002242号  北京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