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 关 门(老杂毛)
 <<返回机关门目录 机关门也称销器,是外八行之一,机关秘技始于春秋,兴于秦汉经久不衰。 
博客首页 > 机关门 > 文章正文

第五十四章:不速之客

2012/11/6 0:37:58
 
天一听我说起天一阁,接口道:风雨天一阁,藏尽天下书! 我出生的时候父亲是那里的馆长,正好我的八字中缺水,而易经中提到天一生水,所以父亲干脆就给我起名叫天一。

趁我们几个说话的时候,王强刘斌已经为那个失去神志的女孩注射了镇定剂,大约等了七八分钟,那个叫敏敏的女孩不再挣扎了,躺在其它两个女孩的怀里慢慢睡去。

经天一介绍,昏迷的女孩叫王敏,其它两个女孩一个叫刘琪一个叫陈灿。

我们几个人把王敏安置好,找个档风的地方准备挨在一起凑合一晚,这样出了问题也好相互有个照应。

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虽然都很困都谁都没有办法睡觉,因为这嘈杂的鬼声时刻围绕在耳朵旁边,声音大的时候我们说话都要靠喊才可以让对方听到,要不是这么多人坐在一起壮胆,估计胆子小的早就被这声音吓个半死了。

通过聊天我们了解到宇文天一是北京一所大学里的历史教授,这次带几个学生出来是要寻找一个消失民族的遗址。一共带了七八个同学,有一个在来的途中突然生病留下两个送他回去,现在身边就剩下五个了。

说起寻找遗址,我和彪子四目相对都投去了询问的目光,最后还是彪子忍不住问道:你们寻找的是不是一个叫顺天的部落?

“顺天?难道你们也是来这里找遗址的?我看你们多半是来盗宝的吧,近几年来文物遭到大量破坏,国家也不加强打击力度,再这样下去文物都要糟蹋光了” 

我看天一的眼神不太友善,知道他们这些研究历史的最怕别人糟蹋文物赶紧转移话题道: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咋会有这么多的城墙?

“这里嘛,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据我这两天的观察,猜测这些城墙可能有两种功效,第一:抵御外族入侵的迷宫或阵法。 第二:祭祀用的祭坛。我感觉这里更像是一个祭坛,但是我又没有在哪种资料里见过这种样子的祭坛,而且也没听说过哪个部落会把祭坛造如此巨大的。”

我们几个都略微点了点头表示她说的话有道理。彪子接着说道:我看这里倒不是什么祭坛,凭咱几个这两天的遭遇来看,我感觉你说的什么阵法倒是有一些相似,只可惜我们几个对什么阵法都不了解,这里唯一有一个半仙儿,也只会看看八字,算算命啥的,对什么阴阳术数也是一窍不通,彪子一边说话一边指着我。

我虽然对彪子说的话感到不屑,但事实也是如此,如果非说这是一个什么阵法的话,倒还真是有些相似,只是我们以前也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阵法,对历史了解也不是很多,一时也摸不着什么头脑。

几个人谁都不再说话,寂静的听着呜呜的鬼声。

突然,我听见在嘈杂的鬼声之间似乎夹杂了一些不协调的音调,起初我没怎么在意,但是没过几分钟我发现他们几个好像也听到了这种声音。于是我们大气也不敢出,仔细的侧着耳朵听着,想从嘈杂声音中分辨一下这音调有什么奇怪之处。

听着听着我们就感觉那个声音越来越大,而且突然就像排山倒海一样向我们几个涌来,我们几个都突然有一种想撒腿就跑的冲动,但是谁也没有动,因为那声音来的太快了,瞬间就到了眼前。

只见二十几米外的拐角处突然涌进来一大片黑压压的东西,而且来的非常迅速,陈灿和刘琪已经忍不住大声的叫了出来,我们几个一时间竟然也没什么防备,而且那黑压压的一片瞬间就到了脚下,突然我闻到一股腥臭味,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发现我们已经被这些东西团团围住了。

我仔细的往脚下一看,发现地上一大片一大片的竟然全是老鼠,而且个头之大是绝对超出了我平生之所见。吱吱的叫个没完,而且都排成了长队,向着一个方向进发,有几支爬到了我们的裤子上,用好大的劲才甩下去。

这时只听王强大叫一声:哎哟!我被老鼠咬了。 

说这话的同时,只见他飞起一脚,将一只老鼠踢在墙上,那老鼠撞在墙上掉下来抽搐几下就不动了,原来是老鼠的头骨已被撞裂,边上有一小摊血迹。王强抱起自已的脚正在抱怨着:哪里来这么多的老鼠,饿疯了吧,脚指头就那么香啊!

他话还没说完,我们突然发现一大群老鼠正在啃噬被王强踢死的老鼠,一转眼就剩下了几根孤零零的骨架。

这一情景看的我们几个毛骨悚然,虽然老鼠不是什么大生物,但是这蚕食同类的方式也太过惊悚。

这时天一突然说道:王强,你的脚没有伤着吧,赶紧抬起来包扎一下。

还没等天一提醒完,只见几只大的老鼠已经朝王强扑了过来。
刘斌拿起背包把附近的大老鼠全都拍走,但是他拍完了左边,右边的又攻击上来,拍完了右边左边又扑上来,越来越多的老鼠扑了过来,这种老鼠的个头不仅奇大,而且它们嘴巴也特别大,两颗三四寸长的大号门牙闪闪发光,仿佛可以咬死一切的架势。

老鼠来势之凶猛不给我们几个任何的反应时间,现在跑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想办法先抵挡一阵。

彪子包里有一把铁铲,是我们为数不多的装备之一,而且只有一把,头天说这里像古城遗址的时候就差点动手拿铁铲开挖,现在总算是派上了用场。

只见彪子抽出铁铲,抡开膀子,左一下右一下没命的拍着。那情景还真让我想起来了几个月前大龙拿铁铲打僵尸的场景,虽然相比僵尸,老鼠力气要小一些,但毕竟这玩意数量重多,虽然我们暂时占了上锋,但相持久了对我们十分不利。

但是现在也没有时间多想,能顶住多长时间就顶住多长时间,毕竟被老鼠咬上一两口可不是闹着玩的。

铁铲只有一把,被彪子挥舞的呼呼生风,由于抡的太过起劲,有好几次差点给王强抡上,虽然王强还在叫骂着,但是相比对老鼠的恐惧,他感觉哪怕被彪子给拍一下,也比葬身鼠口要好一些,我们不自觉的形成了半个包围圈,把敏敏围在了墙的一角,老鼠虽然来势凶猛,但一时半会儿还攻不进来。

我和土生没有顺手的工具,只能勉强应对,土生用自己的弓来回敲打,勉强能够自保,我背包里有一段钢管,是我在等彪子他们赌钱的时候捡到以免他们打起架来防身用的,走的时候就顺便放到背包里。

这根钢管大约有两个拇指粗细,钢质很好,七八十公分长,没想到用起来竟然也非常顺手,自己防身的同时还能照顾一下边上的刘琪和陈灿。

宇文天一和王强刘斌全都用外套胡乱拍打着,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我们几个全都累的气喘如牛,但老鼠一点都没有见少,依然还是源源不断的涌过来。

阅读: (1240)  评论(5)  
上一篇: 第五十三章:宇文天一   上一篇: 第五十五章:强敌
网友评论:
 
 1.219.142.240.1872012/11/15 17:18:50 
更新啦
 2.2016/10/28 6:36:52 
 3.2016/11/21 18:41:27 
 4.2016/12/12 4:11:25 
 5.2017/4/6 9:35:16 
[返回老杂毛博客首页]
Copyright © LAOZAMAO.COM 2012 京ICP备09002242号  北京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