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 关 门(老杂毛)
 <<返回机关门目录 机关门也称销器,是外八行之一,机关秘技始于春秋,兴于秦汉经久不衰。 
博客首页 > 机关门 > 文章正文

第五十三章:宇文天一

2012/5/14 16:21:57
 

 但是没过一会儿就会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血脉贲张,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脉搏在一鼓一鼓的跳动。
 
 彪子把烟拿了出来,每人点着深吸了几口,感觉有一些舒缓,突然我想到包里还有一瓶烈酒。于是我将其翻出来喝了一口,酒的辛辣入口似火,顿时将刚才的不适感抛之九霄。于是想再喝一口,但是突然感觉自己心跳的更快了。
 
 土生拿过酒去也想尝尝,被我伸手挡住:这酒不能喝,喝了心跳的更快,心慌的更厉害。
 突然我感觉一股酒意上头,精神都有一些恍惚了,于是赶紧拿出水壶喝了一些水使自己清醒一些。
 
 他俩看我有异样慌忙过来询问:怎么了?
 我晃了晃头道:没什么事,不能喝酒,不然会精神失常的,刚才我迷糊了一下,现在好多了。然后我指了指他俩手中的烟说道:烟也最好少抽。
 
 刚说到这里,突然我们几个好像听到一声嚎叫,并且感觉这声音似乎是人声,我们三人同时都将脸看向了对方,慌忙掐掉手中的烟,侧耳想听听这声音来自哪里,但是只此一声,一时竟然无法分辨声音来源。
 
 这里声音嘈杂,令人心烦意乱,想要稳定心神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大约过了三分钟,又是一声嚎叫,如飘荡的厉鬼渴望噬魂所发出的长嘶,这次我们听的真真切切,声音有些尖细嘶哑,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声音判断离我们不远。
 
 但这声音极其恐怖,在这月明的荒野如鬼城一般的城墙里这种嘈杂的鬼声就已让人不寒而栗,突然来了这么一声真切的如女鬼的嚎叫,听起来不免让人汗毛直竖。
 
 我们几个都坐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用说话,我们甚至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
 
 精神紧张到了极点,突然又听到一长串的声音,好像在声嘶力竭的喊着什么,但这里实在是太乱了,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但是听那声音是如此的绝望。
 
 彪子突然站起来对我们道:听声音前面应该有人,离我们不远,要不要过去看看?
 
 土生把彪子拉坐到原位道:还是先管好自己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这种地方即便你能听到声音,一时也找不到人,徒劳浪费体力,不知是敌是友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我也附和道:我同意土生的看法,凭刚才我洞察这些声音感觉并不简单,如果长时间这样下去,我们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彪子和土生都惊讶的看着我道:不能吧,不就是点鬼声吗,还能把咱几个吓死不成。
 
 我回答:不是吓死不吓死的问题,这声音固然吓人,但凭咱们几个人的胆量应该不至于被吓倒,但是我刚才连抽烟再喝酒,加上白天体力消耗身体有些不支,有那么一瞬间好像迷失了自我一样,如果不是时刻保持高度警惕很有可能被这声音侵入大脑,使自己进入精神恍惚状态,若真是如此,应该会让人变的精神出现问题,岂不是有性命之忧。
 
 土生听我如此说也点头道:没错,怪不得我刚才感觉自己稀里糊涂的竟然想起了很多不相关的事,想着想着差点就忘了当前的处境,要不是彪子刚才给我递烟,我几乎就以为自己进入魔幻城去飘荡了。
 
 彪子听到我们如此说,惊讶道:为啥我除了有一些心烦和心慌外,没有其它什么感觉?
 
 我回答:越是心思缜密之人,对外界及身边的环境越敏感,也越容易进入角色,像你这种粗人,受外界的影响小,一时半会儿还很难被影响。
 
 彪子听我说他是一粗人不悦道:我刘文彪行走江湖这么多年靠的就是能文能武,除了体格稍壮一些,哪里像粗人了。你心思缜密顶个鸟用,一天到晚吃不好睡不好的,这么点破声就把你们给折腾成这样。
 
 突然又是一阵声音将我们打断,这次的声音更近,竟然还能听到有些其它人的喊声,彪子第一个起身,也不跟我们俩打招呼,就冲着前面冲了过去,我和土生怕他有什么闪失,也拿起背包跟了过去。
 
 彪子知我俩跟了上来,怕一会儿寻他不见便每过一个转弯回头看看我们,确定离他不远在目力所及范围之内再转弯向前。
 
 没有几个转弯,我们便见彪子背靠在墙边仔细听着前面发出的声音,然后给我们打手势让慢步向前。
 
 我们三个背靠墙壁不动声色,这时只听墙后传来对话:
 
 “刘斌、王强,你们两个赶紧按住她,我来给她打针”,说话的竟然也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被按住的女孩好像很痛苦,还在有一声没一声的哀号着。
 身边还有两个女孩的声音在安慰着:敏敏,你镇定点,镇定点。
 
 “你俩把她的衣服掀开,我要给她打针了”另一个成熟点的声音继续道:
     突然一阵风过,鬼声变大,被按住的女孩喊叫一声挣开了束缚,向前跑去,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其它几个人措手不及,成熟一点的声音大声说道:快追。
 
     她们和我们只隔了一面墙壁,前面几步就是拐角,彪子首先跑了过去,我们两个赶紧跟上,只见彪子大步流星转过弯去没几步就追上了前面的女孩,一把抓了回来,脚下一绊就给放倒在地,双手一扣,那女孩就死死的被彪子给束缚住了。

     她们一行人很快赶上,见彪子已抓住同伴,那两个叫王强刘斌的不知道从哪儿把匕首摸了出来,和彪子对峙着。

我和土生赶紧向前解释道:不要动手,不要动手,我们是来帮忙的。

叫王强和刘斌的并没有立刻放下刀,只是回头看着一个看起来比他们年纪稍大一些的女人,那女人走上前两步道:既然是帮忙的,麻烦把她交给我们,现在她已经精神失常,必须马上注射镇定剂。

彪子示意王强和刘斌过去,年纪大一些的女人点了点头,彪子把那女孩的手交给了他们俩,然后站起身来掸了掸衣服上的尘土,走过来对那位年纪稍大一些的女人说道:我们几个来这边办点事,刚才睡的好好的,被你们给吵醒了,于是起来看看,结果就遇到这么档子事。

我叫刘文彪,是他俩的领导,说着话用手指了指我俩,然后问道:请问您贵姓,几个弱女子跑这荒郊野外来干什么来了。

稍大一些的女人嘴角一翘道:我叫宇文天一,是他们几个的老师,来这边写生,不想迷路到了这里。

彪子皱眉道:什么语文天一数学天二的,我兄弟说了,越是文绉绉的人在这里听这个声音越不行。
我扑哧一笑把彪子扒拉一边去道:宇文是一个姓,不懂别胡说,天一为水,想来应该是八字缺水以名补之。

天一听我如此说惊讶道:没错,没错,真想不到这里竟然能碰到算命大师,很多人不明白我名字的意思,没想到你一下子就点破了。

我不好意思一笑道:哪里的话,据说浙江有一个藏书楼叫天一阁,为的就是防火而起此名,迄今为止未遭火劫,知天一为水不足为奇。

阅读: (1348)  评论(9)  
上一篇: 第五十二章:能感觉到的声音   上一篇: 第五十四章:不速之客
网友评论:
 
 1.211.94.132.2222012/5/15 18:43:06 
改版了
 2.1.202.59.1272012/5/15 19:00:40 
继续更新啊
 3.106.3.102.432012/10/26 18:13:56 
文章引人入胜,我一口气看完,很想继续拜读,什么时候更新啊?
 4.2016/6/30 12:41:45 
 5.2016/7/11 12:57:00 
 6.2016/11/5 2:04:51 
 7.2018/1/13 19:55:43 
 8.2018/1/29 0:50:16 
 9.2018/1/29 0:50:39 
[返回老杂毛博客首页]
Copyright © LAOZAMAO.COM 2012 京ICP备09002242号  北京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