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 关 门(老杂毛)
 <<返回机关门目录 机关门也称销器,是外八行之一,机关秘技始于春秋,兴于秦汉经久不衰。 
博客首页 > 机关门 > 文章正文

第五十二章:能感觉到的声音

2012/2/20 0:41:29
 

彪子对我说的话不太相信,非要亲自去验证一番,土生我俩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他拉上去,最后也是灰头土脸的下来。

三个人坐在墙角发呆,谁也不愿意再走一步,彪子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土生不停的用手在墙上抠碎石块,然后用手捻碎洒在脚下,我也陷入了沉思。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彪子发话道:不管怎么说咱走的方向还是正确的,我不认为那无耳老道给咱的地图有问题,只要我们一直向西,我相信应该可以走出这片石墙。

我接着道:我同意彪子的观点,那地图画的本来就不标准,在途中我们稍微偏离了一点航线是很有可能的,而且凭感觉来看,只要我们方向正确应该不出一两天最起码也应该能到地图上所指那个大圆圈的地方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我心理也没谱,毕竟我是上去看过了,这无边无际的迷宫真不知道哪里才是个头儿。

听我们俩这么说,土生也不再似刚才那样消沉,三个人抖擞精神继续前行。此刻正午已过,逐渐已有徐徐的微风,正是赶路的好时节,于是三人加快脚步,每走一会儿我们都会确定一下方位以免走错。虽然我们已经迷路了,但是还不想迷失方向。

当太阳降落到前面最高的那面高墙之后,我们几个一下子陷入到了黑暗之中,天黑的很快,我们知道在月亮还没有挂在天空的时候这段时间将会是最黑暗的。这里没有生火的木柴,我们唯一带的两把手电筒在这个天还没有黑透的空间里只能发出微黄的光亮。

看来只能等到明天再赶路了,我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走过的路程大概计算了一下,估计也就是走了三十左右公里。我之所以能这样的肯定是因为我逐渐的发现我们身边的墙壁越来越高,这一规律我从刚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直到下午我让土生用绳子测量的时候才发现一个惊人的规律,身边最高的墙每增加一米,我们前进的路线大概是十公里左右,开始我只是用步子模糊的计算,但是后来我逐渐的发现越是往里走这些墙壁也越是有规律的,有些甚至可以明显的看出他们的大小高度相等。虽然说是行走了三十几公里,但是直线距离应该只有五六公里左右的样子,因为这里没有一条直线前进的道路,所以我们只能不停的绕过高墙前进。

我把我的这一发现告诉了彪子,彪子忽然拍手大叫道:莫不是这里就是那个传说中沙特王国的遗址?

我摇了摇头答道:不应该,如果说这里是城镇的遗址,那么至少应该能让我们看到一些生活的痕迹,如房屋,街道,还有一些生活用具,可是你们看这里,除了城墙还是城墙,其它的什么都没有。而且这些城墙现在看来有人工建造的痕迹,我不相信大自然能造出这么有规律的城墙,这仿佛经过周密的计算一般,再我看来这很有可能是一处很大的祭祀场所,而我们正在逐渐的接近这个祭坛的中央。

土生和彪子他俩同时惊讶道:祭坛?
土生疑惑道:不可能吧,哪里有这么大的祭坛。
我回答:如果说其它的倒真没什么可能,但是要说是祭坛,那可真是有可能了,据我对历史的了解,那些古代人们对祭祀看的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有特别多的部族都是拿活人祭祀的,他们为了建造祭坛或完成大型的祭祀不惜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而这所有的一切通常都是部族里的大巫师或祭师来主持的,因为他们要保持自己在部族里的威信和神秘感,建造更大更宏伟的祭坛显的更加庄重更加的不可侵犯。

说完这些以后我们几个再次的陷入了沉思。

夜色渐浓,四周的景物也已和黑夜融为一体,月亮和星星也逐渐明亮起来,没多大一会儿功夫,仿佛被什么东西咬掉一口的残月就成为了这夜色中最明亮之物,周围的东西也逐渐可见。
最近忙忙碌碌已忘记时日,恍然间记起前些日子和背头他们盗墓那个月圆之夜,月亮是如此的明亮,想到这里突然心中涌现出一丝丝的不安,仿佛这月光触动了什么,于是要抓住这一丝的不安继续想下去突然被一缕风声给打乱了思绪,想要重新去寻找那一丝丝的触动已是不能了。

我们三人吃了一些东西,找了一个舒适的地方聊了一会儿就相继睡下。

突然,我被一阵莫名其妙的声音给惊醒了,猛的坐起来之后发现彪子和土生早已坐在地上仔细倾听这奇怪的声音。

声音逐渐越来越大,开始我以为是风声,但是逐渐的感觉到这声音很是立体,仿佛是从地底下传来的,时而急促时而舒缓,忧郁且哀怨,急时如万马奔腾,缓时如哀怨的女子坐在墙角低泣,高低起伏,听着这种立体声音仿佛有一幅幅的画面展现在我们面前一样,从前的伤心事历历在目。我们几个人都被这声音震撼了,脸色在这月色之下更显的苍白。

彪子转头对我说道:昨天晚上就是这样的声音,折腾的我俩一宿都没有睡好,但是昨天的声音没有今天的这么大时断时续的,而且也没有今天的多种多样。这怪声太烦人了,听的我头皮发麻。

彪子深呼吸了两口气,然后盘膝坐在地上仿佛老禅入定一般,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土生站起身来回走动。

我对土生道:你俩在这里呆着,我在附近检查检查。

土生上前拦住我道:不行,我们三个现在只能呆在一起,谁也不能单独行动,昨天我们俩已经检查过了,没有任何可疑物,这声音只是听起来让人烦躁害怕,但其实没有真正有危险的东西,只要我们呆在此地不动,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即便有什么危险,我们三人在一起也好一起应对。

我对土生的话表示赞同,于是决定就在这里坐等天亮,但是没有一会儿我就感觉我的精神崩溃了,感觉头里一团乱麻,感觉胸闷的厉害,深呼吸两口气之后感觉有些舒缓,但没一会儿就又感觉如百蚁穿心一般。我爬在地上感觉声音来自地底,我贴在墙上感觉声音来自墙后,我离开墙壁感觉声音来自天空。

这种如怨如诉仿佛来自九幽地狱的声音简直令我们几个快要抓狂了。
土生把衣服撕了一角塞在耳朵里,但是仿佛一点用也不管,于是又沾了一些水,用手指死死的塞住耳朵,这次仿佛管了一点用。于是彪子我俩赶紧也照他的方法塞住耳朵,这一招好像还真管那么一点用。但是没多大一会儿我们就感觉头有点晕,就像要失去平衡感一样。不得不放开耳朵让自己清醒一点。

但是一放开立刻又会听到那令人抓狂的声音,这种声音立体到让你即便是堵住了耳朵也能感觉到它的存在,甚至能感觉到它的旋律。那种感觉仿佛有一万只蚂蚁正在自己的大脑里上上下下来回行走,恨不得能张开嘴大喊几句,但是我们几个都知道,在这种荒郊野外,大声呼喊万一招来一些不速之客,极有可能会给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们暂时只能用深呼吸来稳定自己的心跳。

阅读: (838)  评论(8)  
上一篇: 第五十一章:迷路   上一篇: 第五十三章:宇文天一
网友评论:
 
 1.211.94.132.2222012/2/20 10:05:35 
还在坚持
 2.2012/3/1 19:51:34 
速度真慢!都快急死了!都不好意思说你了!哎……
 3.2016/11/1 6:45:00 
 4.2016/11/17 0:34:00 
 5.2017/12/24 13:07:04 
 6.2018/1/8 18:48:13 
 7.2018/1/8 18:48:25 
 8.2018/1/24 1:39:57 
[返回老杂毛博客首页]
Copyright © LAOZAMAO.COM 2012 京ICP备09002242号  北京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