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 关 门(老杂毛)
 <<返回机关门目录 机关门也称销器,是外八行之一,机关秘技始于春秋,兴于秦汉经久不衰。 
博客首页 > 机关门 > 文章正文

第四十七章:输钱

2011/7/7 18:35:56
 

  昏暗的灯光,烟雾缭绕,四周的窗子都被木板钉死,而且挂着厚厚的帘布,虽然外面阳光明媚,但是屋子里却透不进一丝的光亮。屋子大概有几十平米的样子,有十几个桌位,分别是扑克,牌九,骰子,每个桌子边上都围着几个农民工打扮的人,看得出来这是一个专供底层收入人们赌博取乐的场地之一。

     屋子外间是一间正常营业的杂货店。老板是一位四十出头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此刻正坐在椅子上无神的望着窗外一只手搭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着。

     彪子和土生他俩在外面等了半个多小时,确定进入的那些人再也没有出来以后也推门进了这家小店。老板的精神突然变的紧张起来,然后站起身笑脸相迎道:二位想买点什么?

     彪子突然打了一个手势,然后老板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下他俩,点了点头道:你俩第一次来吧,咱这边的暗号是“老吴,帮拿盒烟”,记住了。说完后向身后驽了驽嘴。

     土生用诧异的眼神看了看彪子,显然刚才他的手势是赌场通用手势,不然老板也不会这么快放行的,看来这彪子确实懂行。彪子看出了土生的心思,报以得意的一个微笑。然后二人大跨步进了里间。

     二人先在赌场里转了一圈,旁观了一会儿,好像只有骰子桌上下注最小,一块钱下注,十块封顶,一百块钱满壶。但是彪子在骰子这方面的造诣并不是特别深,正确率大概只能保持在60%,而且还得长期玩才能保证不输,偶尔一两把如果运气不好连输几把也有可能。因为骰子这东西需要赌徒强悍的内功,没有个十年八载的练习是听不出来的。只有高手才能真正做到听声辨点一押必中。否则的话就只能凭运气去胡猜,但即便是高手,也不能每次都一押必中,否则很容易被人知道自己的实力,从而被暗灯盯上。

     所谓暗灯就是指混在赌场里的内部人士,这些人专门抓作弊出千的赌徒。一但抓到,为了宣泄输钱人的不满,基本出千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所以赌博不仅是一项娱乐项目,而且存在着高度风险,在这里时刻要保持一百二十分的警惕,即便自己不出千,被别人下圈套暗害自己也是有可能的。所以常在赌场混迹的高手,一般都藏匿的特别深,基本不会简单的就被人看出不平凡之处,心高气傲之人肯定在这里混不下去。

彪子刚一进赌场立刻就拿出了一副几天没吃饭的可怜相,任谁看了都是一个十足的底层农民工刚输了钱回家被老婆骂回来的,所以他们两个进来之后并没有怎么引起别人的注意。

彪子从兜里掏出了几张一块钱,然后用手攥的皱皱巴巴的,仿佛他感觉钱还不怎么破,于是又用双手搓了搓。再看了十几把之后,彪子终于哆哆嗦嗦的把一块钱伸到了桌子上。这把刚开出来,五六个人全都押大,只有彪子那张皱巴巴的一块钱押在小上,这一块钱充满了凄凉与悲哀,身边很快就传过来几声不屑的哼声,那意思大概是:就你这穷鬼,赶紧把钱输光了赶紧滚蛋。

也怪不得别人瞧不起他,因为在这里虽然规定封底一块钱,但一般出手都是五块,从彪子他们到这里就基本没有看到有下一块钱的人,很显然彪子这样的就是那种把家都输光了还戒不了赌瘾,回家刚被媳妇骂了一顿偷着摸的把家里的锅偷出来卖了几个钱回来过两把瘾的。在赌场这种人见怪不怪,虽然很多人瞧不起这种人,但也没有人会主动去赶,因为他们知道这种宁汉没一会儿就会输光灰溜溜的走掉,根本不用他们操心往出赶。而且这种人还会给其它人带来财运,因为这种人的运气奇差无比,只要和他反着押基本都不会输。

 马上就要开了,押小的竟然只有彪子的一块钱,其它人全都押大,庄家把两道像刀子一样的目光投向了彪子,但是根据赌场规矩,他也没有权利把彪子赶走。如果一旦真的开了大,庄家可是要赔钱的。周围的人已经等不及了,催着庄家赶紧抬手,宝盒掀起,六,四,五,三,六。大,庄家赔钱,彪子仿佛听到了庄家钢牙咬碎的声音。
 
 显然彪子对骰子真的不怎么内行,上来第一把就输,不过一块钱还输得起,土生也对彪子充满了耐心,不知道他要玩什么花样,而彪子却表现出极度的懊恼,十足的没了这一块钱回家就要跪搓衣板的感觉,这更坚定了其它赌徒的信心。
 
 第二宝开出来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彪子,此刻的彪子在他们心中再也不是那个惹人烦的大小飘忽不定的穷赌鬼,宛然就是他们的财神。 等了大概半分多钟,彪子才在口袋里哆哆嗦嗦的又抽出一张比刚才还皱巴十倍的一块钱押在了小上。
 
 所有人迅速把钱全都押到了大上。押毕,开盒,大,庄家赔,庄家冷冷的给其它人发钱,最后把彪子那一块钱拿过去,几下就给揪了个粉碎,甩在地上,然后大声喊道:再来,我就不信你小子这么点背。
 
 第三把,第四把,第五把,第六把,彪子整整输了七把。整个赌桌沸腾了,有好几个赌徒伸出了援助之手给彪子捐款让他继续押,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一会儿功夫,彪子手里多了六十多块钱。土生在一边傻眼了,心里想道:这。。。难不成这就是彪子的战术吗?输了这么多把,钱不但没少,反而还多了好几十。
 
 此时的庄家已经转愤怒于平静,从那种冷酷的眼神可以看出丝丝的杀机,那感觉仿佛就像是你小子敢砸我场子只要出了这个门,我就找几个人干掉你。按赌场的规矩庄家是不能私自弃庄的,要么把今天带的钱全部输光,既然做庄就应该有这个胆量,要么把赌徒赢到五个下注人以下,否则绝对不能私自弃庄,显然在彪子他们没来之前庄家是赢钱的,连输这么多把,钱还没有被输光,底还很厚。
 
 在第八次下注的时候,很多其它桌的人也过来凑热闹,庄家摇完骰子之后等众人下注,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彪子,彪子表情严肃,不知道心理想些什么。颤抖着双手从兜里掏出来了一块钱,慢慢的押到了小上。众人左右看了看,然后疯狂的把钱全押到了大上,众人将手抽回等着庄家开盒,那副雀跃的样子仿佛这里的钱就跟白捡的似的,下注的一次比一次大,然而这次大伙的如意算盘打空了,这次彪子竟然赢了。
 
 就在众要刚要发怒的时候,彪子却大叫了起来:“我赢了,我竟然赢了。哈哈,来,再来”。赌徒们似乎把彪子来这里的目的给忘了,他是来赢钱的,谁规定他就一定要输了,人家凭运气也是可以赢一次的。
 
 但是接下来的几把赌场上的情况却越来越复杂,凡是彪子对立面押钱少的时候,彪子准会输,凡是押钱多的时候彪子一定会赢,就好像庄家和彪子之前串通好了一样。没多大会功夫庄家和彪子收入都不错,转眼彪子已经赢了有两百块钱了,土生在边上看的稀里糊涂。
 
 这时突然人群中有人大喊道:我怀疑你们两个合伙出千,不能叫他们俩个跑了。很快其它人也逐渐醒悟过来,这分明就是商量好的出千手法,一定不能让他们俩个跑了,不过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彪子已经拉着土生夺门而出了。庄家把整钱老早的装到了自己的口袋里也趁势溜之大吉。
 
 三个人一起冲到小店门口,老板听到里面有动静,早就叫了几个弟兄堵在了门口,彪子出来之后一脸的惊慌,一边还在像后看着对老板说道:快,快,里面打起来了。有人出千,动刀子了,再晚点就要出人命了。老板一听彪子这么说,带着人立刻就冲了进去。
 
 彪子庄家和土生三人趁着没人找了条小胡同就钻了进去。

阅读: (1654)  评论(13)  
上一篇: 第四十六章:赌博   上一篇: 第四十八章:分钱
网友评论:
 
 1.123.115.242.42011/7/11 13:27:00 
有意思
 2.文胸品牌排行榜2011/7/18 17:53:31 
看看
 3.Cady2011/9/19 14:25:37 
Great post with lots of imrpontat stuff.
 4.2016/6/30 10:43:59 
 5.2016/7/11 11:04:34 
 6.2016/11/9 4:52:41 
 7.2018/1/13 19:24:34 
 8.2018/1/13 19:24:55 
 9.2018/1/28 23:55:58 
 10.2018/2/14 3:41:03 
 11.2018/3/3 12:05:54 
 12.2018/3/20 7:54:12 
 13.2018/4/3 7:59:24 
[返回老杂毛博客首页]
Copyright © LAOZAMAO.COM 2012 京ICP备09002242号  北京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