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 关 门(老杂毛)
 <<返回机关门目录 机关门也称销器,是外八行之一,机关秘技始于春秋,兴于秦汉经久不衰。 
博客首页 > 机关门 > 文章正文

第四十六章:赌博

2011/6/13 16:34:32
 

 三张床,一个小柜子,一把椅子,一盏十几瓦的灯泡。三个男人面对面相视而坐,长的壮一点的不停的在抽着烟,略瘦一些的显得有些疲劳,坐了一会儿躺在床上抬头望着灯光发呆。最瘦的那个人手里拿了一个破布不停的在擦拭自己的弓箭,仿佛抚摸自己的孩子一样,每擦一下都感觉到无比的疼爱,但是从表情上看,这个人仿佛有点深不可测,时时都像有心事一般。
 
 就这样谁也没有说话,半个小时过去了,也不知道那个略胖一点的抽了多少根烟,直到抽的略微感觉到牙有点麻的时候才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刚张开嘴仿佛又有点无话可说。
 这时略瘦一些的仍旧继续看着灯光道:其实说到底这事全因我而起,你们俩个是我的好兄弟,能帮我到现在我已经感激不尽了,不如我们现在就回去。。。。
 
 还没等他说完,略胖一些的打断他的话道:才哥,你这叫什么话,之前救你是因为咱是兄弟,兄弟有难咱不能旁观,而现在咱要办的是件正经事,是大家的事,怎么就成了你一个人的事了,咱都走到这儿了,想什么办法也得去看看,不能打退堂鼓。
 
 土生点了点头道:我赞同彪子的观点。
 
 此刻我有点佩服彪子的毅力了,不知道是钱的诱惑,还是有什么其它的因素驱使的,看样子如果不是遇到特别大的困难,想让我们退回去是不太可能了。而刚才让我产生一丝退却想法的原因是因为彪子把我们仅有的三百块钱积蓄给弄丢了。
 
 在这里没钱是没办法生存的,土生从家出来只带了一百块钱,这几乎已经是他家中所有的积蓄了。彪子是我们这里最有准备的,所以出来带的钱最多,可就在我们吃完饭后去洗澡的时候,竟然莫名奇妙的被人偷了。还好土生衣服夹层里的一百块钱没被弄走,不然今天晚上只能露宿街头了。
 
 在这个繁华的小镇,消费水平也略高,三个人一个屋的小旅馆一晚上要二十五块钱,我们又去地摊上买了两件像样的衣服,现在三个大男人手里只有三十五块钱,这点钱别说买点工具了,连买吃的能够了就不错。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人生地不熟,一时间谁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上午九点,我还在睡梦中,彪子大声嚷嚷道:起来,快起来,再他妈的睡一会儿又得交第二天的住宿费了。你想让彪哥我没饭吃是不是!
 
 我起来洗了一把脸,坐到椅子上点了一根烟,彪子递过来两个馒头对我和土生道:既然当了大家的领导,那么我就得发挥一点领导的作用,我把目前我们的状况给你俩分析一下:

刚才拿了三块钱去买了早饭,我们现在还剩下三十二块钱,这点钱连我们在从这里生存一天都很困难。我现在想到几个解决方案,你俩都听听可行不可行。
 
 第一:这里人多,工厂也多,住的人也多,既然我们的钱被别人摸走了,那么我想。。。。。是不是我们也应该用点什么手段去别人那赚点。
 
       我听彪子这么一说赶紧接茬道:你嘬死呢,你这么干是违法的知道不,万一叫人给抓到了,别说去寻宝了,给你关个三五十年等你出来我们都成老头了,不行,不行,这办法绝对不行,我坚决不同意。
       彪子赶紧又接着道:你别急啊,我还没有说完呢,直接去偷钱咱肯定不行,一来是没有那么两下子,二来这事真被抓到也不是闹着玩的。我的意思是这附近工厂这么多,是不是可以弄点破铜烂铁的来卖卖,这样即不容易被人抓到,而且也能给咱产生点收益。
 
 土生这时插嘴道:你去偷东西卖,能立刻找到买家?即便是能找到,这种活也干不得,这里人这么多,干什么都有一百双眼睛看得到,搬一堆东西去销赃还不如直接去偷钱,那玩意好歹轻便省事。
 
 彪子听到这儿紧接着又说道:那且听我第二套方案,俗话说人不得外财不富,马不吃夜草不肥,如今我们要想从正道来钱显然是不太可能的,既然干不得违法的事,那我们就干大家公开承认的违法事。
 
 我和土生都诧异道:公开违法的事???
 
 对啊,就是赌博吗,愿赌服输,这种事虽然违法,但是大多数人都不会去告密,我从小跟一个亲戚练过几招,刚才去买吃的见小胡同里有两家小赌场,要是能去赌上几把,或许还能搞到一点也说不定。
 
 我虽然对赌博了解不是很深入,但是听说因为赌钱出千被人剁手剁脚的例子很多,这种事当然不能让彪子去以身犯险,俗话说:喝酒耍钱场,专欺外来人啊,这种地方我们人生地不熟,谁知道赌场是不是早就摆好了圈套等着你往进钻,不把你折腾的剩条裤衩是不打算让你出来。我感觉这还是没谱的事,这办法也还是别想了。
 
 彪子一听我这么说,摇头叹道:那只有第三种方案了,第三种方案就是我们今天就出去找工作,找个地方好好打几天工,挣两天钱,然后再筹划我们的事,最起码得把我们最基本的生存问题解决了。
 
 虽然我对彪子想出的这几条馊主意都有些不耻,但是彪子这种遇事不惊并且能快速想出解决方案的能力却让我对他有些刮目相看,没想到几年不见,无论是从头脑上,还是处理问题上都成熟了很多。
 
 这时突然听土生道:你说你略懂一些千术?不知道水平如何。早先一位躲赌债的人到过我们家住过几天,身上一分钱没有,为了报答我就教了我几招儿识破千术的技巧,我去买副扑克来检验检验你的水平,如果你能瞒得过我,那咱或许可以试试。
 
 彪子听土生这么一说也来了精神,说道:没问题,虽说好多年不动了,给我个把小时的练习时间我一定会不负众望的。
 
 虽然我本不想让彪子去,但一听土生这么说,而且现在仅有的三十块钱也都是土生的,我也不好意思说太多什么。
 
 没一会儿土生就拿了一副扑克上来,和彪子试着玩了起来,开始几把彪子出千就被土生抓个正着。但是半个多小时以后彪子偶尔出千一次竟然可以不被土生发觉,为了充人数,我有的时候也会参加,凭我的水平是一点看不出来彪子的手法。心想:这彪子不会之前就是一个赌徒吧,玩这东西玩的这么溜,照这样看来没准还真有戏。
 
 玩到了大概十点多钟,旅馆的大娘就催我们赶紧走,不然就再交一天的房租,无奈我们只好搬了出来,彪子感觉自已的手法已经没有问题了,找个小赌场就要跃跃欲试。
 
 这时土生却发话了:“赌场里的规矩我听过一些,一般都有专门的打手,一旦抓到出千的轻则剁手,重则直接弄死。咱为了这事把命搭上有点不值,我看这样,两手准备,拿出二十块钱来让才哥去买吃的,然后找个地方会合咱俩。咱虽然想着去赢钱,但也不能光想着赢,万一有人盯的紧出不了千,输了钱也是正常,不能把本钱全输进去,不然连吃饭的钱都没了。”
 
 虽然说十来块钱的本钱有点少,但也不得不这样做,彪子皱了皱眉头还是勉强答应了。

阅读: (892)  评论(16)  
上一篇: 第四十五章:搭车   上一篇: 第四十七章:输钱
网友评论:
 
 1.117.79.73.712011/6/13 22:15:33 
老大,你终于更新了。
 2.2016/5/31 23:11:14 
 3.2016/6/9 23:17:01 
 4.2016/6/17 5:04:18 
 5.2016/6/21 20:17:34 
 6.2016/6/26 8:35:59 
 7.2016/7/23 4:00:12 
 8.2016/11/12 12:04:27 
 9.2017/12/19 16:39:37 
 10.2018/1/3 17:43:20 
 11.2018/1/18 19:48:51 
 12.2018/2/2 20:18:09 
 13.2018/2/19 4:40:18 
 14.2018/3/9 1:33:27 
 15.2018/3/25 19:09:14 
 16.2018/4/12 8:46:10 
[返回老杂毛博客首页]
Copyright © LAOZAMAO.COM 2012 京ICP备09002242号  北京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