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 关 门(老杂毛)
 <<返回机关门目录 机关门也称销器,是外八行之一,机关秘技始于春秋,兴于秦汉经久不衰。 
博客首页 > 机关门 > 文章正文

第四十二章:养花人

2011/3/22 17:20:00
 

 原来彪子和土生他俩一直在前面开路,所以我们抓到的那条蛇就一直被我扛在肩膀上,一直扛到了这里,此时见老者一问我才想起来自己还扛了这么一件物事,于是赶紧拿了下来干笑了两声道:晚生初来拜访未曾备上厚礼甚感惭愧,谁想路上偶遇一条大青蛇,想来这蛇肉甚是美味,而且大补,不知老神仙可曾尝过,所以特擒来孝顺您老人家的。
 
 我一边说一边给彪子使眼色,示意他赶快帮忙把蛇解下来。 哪知这时老者一把上前把棍子夺了过去,三下五出二就把铁丝都拧了下来,我和彪子刚要上前制止,生怕这蛇被解下来咬人。这时只见老者把棍子一下扔的很远,拿起蛇来就盘到了自己脖子上,把我和彪子吓了一大跳。
 
 那条蛇也是奇怪,蛇头在老者身上嗅了两嗅,转过头来朝我们又吐了吐舌头,竟然就爬在老头的肩膀上不动了。
 
 老头抚了抚蛇头,刚要张嘴说话,这时彪子上前抢说道:仙人莫要听他胡说八道,他最近神志有些不正常,这条蛇本来是和我们偶遇一处的,不想因为一只兔子和我们闹起了点纠纷,后来俺们这位土生兄弟猜出此蛇定是仙人所养,但是苦于我们又拿他没法,所以只能给拴了起来给您带过来,如有得罪之处还望您多多包涵。
 
 原来此蛇竟然系这位老者所养,怪不得这些蛇如此通灵性,若不是刚才看老头把蛇这样把玩我们还真以为这蛇是野生的了,虽然说养动物的很多,但是养蛇的我们还真是头一回遇到,还好彪子打了一个圆场,俗话说抬手不打笑脸人,老头明知彪子说的这句话是顺口胡编的,也一时不好意思再说些什么。于是转过头找了一个石头坐下道:你们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然后我说道:是被一群蛇追至此地。
 
 老者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看来也是命该如此,说说吧,你们来此何意。
 
 这时只见土生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壶酒双手递给老者道:这是我爷爷让我给您带的。
 
 老者打开酒壶闻了闻轻微尝了一点,看样子是想确认一下是否有毒,然后仰头喝了一大口回味了一下道:你爷爷是那个扫山人?
 
 土生道:没错,这次我们来找您也是听我爷爷说只有您能医此病。
 老者又喝了一口酒,把壶嘴儿盖上道:什么病?
 
 彪子指了指我道:我们这位兄弟把自己的魂不知道被哪个狐狸精给勾去了,一天到晚的精神不振,所以想求您施施法,行行道,想个法子把他的魂给弄回来,不知道仙人可有这回魂之法没有。
 
 老头看了看我然后站起来转身吟道:莫道人间多宜事,大难临头空自忧,你等随我来。
 
 从见到这老头就看他总是神神叨叨的念诗,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于是我们三人跟着老头一起朝前走去。
 
 前面的路逐渐开阔,月亮也已升的老高,我们几个灭了火把,跟着老头前行,借着夜色,突然发现前面有大片大片的花圃,仔细观瞧之下发现昙花甚多,怪不得老头的诗里有:“昙者多易逝”这样的句子呢,那“争见弄花人”是什么意思呢,我正待出神仔细想着,这时老头提醒我们注意不要把花踩了,看得出来这些都是他养的,除了昙花外还有许多可以入药的花,想来老头应该精通医术,要不然也不会种这么多药材。
 
 往前走了没有多远,就见一个木式的小院子,院子里面依然是一些不知名的药材,开着非常艳丽的花,在这种皎洁的月光下显得异常妖艳,院子的最北头靠着山体,有两间小草房,屋子里没有灯,在这个宁静的夜晚里感觉有点阴森。
 
 我们几个跟着老头进了屋里,本以为这么小的屋子里面也应该异常简陋,谁成想屋里竟然是一个天然石洞,而且别有洞天,大大小小有十多间房子那么大,屋与屋子之间层叠交叉宛如迷宫一般。
 
 老者带我们三拐四拐到了一间比较大的屋子里找了几个木椅,让我们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我们本以为像他这种不出世的高人话应该不是很多,哪知道这老头可能是时间长不说话太寂寞了,问这问那问起来没完没了,亏得彪子跑了一天多的路还尚且有精力陪老头闲聊,不知道彪子从哪儿又弄出半瓶酒来,老头把他的烤兔子拿来当我们的晚餐,我们都心知那兔子有可能就是我们打到的那只,但谁也没有说出口,吃了几块肉,喝了两口酒,我的睡意就上来了。找个地方就要休息,彪子拉着老头要给我看病,老头简单看了看说暂时没啥大问题,先休息,明天白天再看。
 
 恍恍惚惚我就听着彪子借着酒劲和老头一顿胡吹乱侃,什么改革开放好多年了,人们再也不受地主压迫了,毛主席他老人家如何如何打江山,人们的生活如何奔小康,搞四化,人们都用上了电话,有钱人都买了大哥大等等。
 
 我被一缕阳光暖暖的晒着,周围飘散着略微潮湿而又清新的空气,时而一两声鸟鸣为这个清晨添加了更多色彩,我懒洋洋的翻了个身,一不小心掉在了地上,突然惊醒。
 
 我怎么。。。。。睡在了外面,我明明记得我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是在屋子里的,怎么早上醒来的时候到了院子里。
 
 我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回头看见彪子正拿着小茶壶半眯着眼睛坐在躺椅上摇摇晃晃的晒太阳,土生正在和老头在院子里锄草。彪子感觉到我醒了眼都不睁哼哼道:老头说了要让你多晒晒太阳,大清早我和土生就把你给抬出来了,你可睡的够踏实的,跟头死猪一样,我估摸着半夜把你抬着扔粪堆里,你也不见得知道。
 
 我伸手从彪子手里把茶壶抢过来喝了一口道:你咋不去帮忙除草,跑这晒太阳来了。
 
 这时土生指着旁边的几株被拔了下来的花道:这就是他的杰作,可别让他来帮忙,他来了反而是这些花的灾难。
 
 彪子看了看土生道:大丈夫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应该战死沙场,岂可在这荒郊野地断送自己的一生,这锄头犁地的活乃荒村野夫所为,不学也罢。
 
 此时那位老者干笑了两声道:好,年轻人有志气。人之志向不同,谋道亦不同,有喜动者谓之阳,有喜静者谓之阴。然阴阳相生相克无边无止,若动者甚多,人人都想征战沙场,争名夺利,则天下乱矣,若世间皆为静者只自顾修身养性,不问世事,每日三餐一宿无所事事则社会亦不会进步,所以无论静者还是动者都理之存然也。

阅读: (757)  评论(5)  
上一篇: 第四十一章:无耳仙人   上一篇: 第四十三章:避火珠
网友评论:
 
 1.124.126.231.1652011/3/22 17:37:36 
又见更新,沙发。。。
 2.124.126.231.1652011/3/28 16:06:53 
昙者多易逝,
争见弄花人。
 3.2016/10/30 20:19:32 
 4.2016/10/30 20:21:04 
 5.2016/11/23 0:30:26 
[返回老杂毛博客首页]
Copyright © LAOZAMAO.COM 2012 京ICP备09002242号  北京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