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 关 门(老杂毛)
 <<返回机关门目录 机关门也称销器,是外八行之一,机关秘技始于春秋,兴于秦汉经久不衰。 
博客首页 > 机关门 > 文章正文

第三十七章:三魂七魄

2011/2/28 18:16:49
 

待我醒来天早已大亮,手臂上缠了好几层的纱布,偶尔会传来阵阵的疼痛,我试着活动了一下关节,确定骨头没有大碍,彪子看我醒了给我倒了杯水,然后扶我坐了起来。

看样子他们已经吃过早饭,土生媳妇给我弄了碗粥和一碟咸菜,我简单的吃了点,吃完后我靠在墙上稍适休息,老头盘腿坐在板床上看着我把饭吃完,然后点着了一袋烟,这时候彪子和土生也坐到了我旁边,老头道:说说你在墓里都干了些什么。

我见他们都很郑重于是把在墓里的每一个细节都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屋子里充斥着老头旱烟的味道,呛的我一阵咳嗽,而他还在吧嗒吧嗒的抽个不停,仿佛在思考着些什么,看我讲完了,彪子和土生都把目光转到了老头的脸上,显然他们想让他发表一些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老头磕了磕烟袋对我道:看来你是被那个什么水珠吸去了魂魄,怪不得从一进门我就看你有点不大正常。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彪子就插口道:我说老爷子,咱伟大的毛主席当年可是没少干破除封建迷信的事,咋你们这些老顽固还是一口一个鬼,一口一个神的,要我说这小子就是打小没见过啥世面,突然见到这么多新鲜玩意给吓到了,过几天就好。

老头一听彪子管他叫老顽固顿时火冒三丈,但毕竟活了这么大岁数了,也不好意思冲一个晚生后辈发火,忍了忍压下去哼了两声不悦道:迷信不迷信咱暂且不说,等让我把话说完,如果你们相信老头子,你们就按我说的办,如果不信就当我从来没说过,年轻人的事我也懒得管。

我赶紧插口道:您老别生气,彪子从小没受到良好教育,党和政府都很忙,忽略了他的成长,乃至于养成了他这种目无尊长的坏毛病,回头我一定替长辈好好教育教育他。

这要是平时彪子非和我拌两句嘴不可,不过刚才他也觉自己失言,赶紧改口对老头道:老爷子您别生气啊,我那都是胡说八道的,您老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往心里去,您就给他接着看病,接着看,该抓药抓药,该动刀动刀,用到我的时候义不容辞,保准把他掐把的老老实实的。

我心里暗骂彪子见风使舵讨好的同时也不忘了挖苦我两句,这时只听老头子郑重道:我虽不知道那避水珠是什么来头,不过凭你这两天的表现来看,应该是被它吸去了魂魄,要不然家里的老狗也不会咬你,不过咬你一下也好,狗能避煞,咬你一口已去三分邪气,修养几日就能恢复也说不定。

然后老头又絮絮叨叨讲了一些关于魂魄的知识:

魂魄,人之精也,人死,固魂飞魄散,若魂飞魄未散则为行尸走肉,若魄散则魂亦离之,通常人死则魄先散然后三魂离,待到三魂七魄都已散尽则人之僵也。
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七魄是: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分别主管人身体的各个机能。

魂魄当中魄为阳,魂为阴。三魂之中,天、命魂为阳,地魂为阴。七魄中天冲灵慧二魄为阴为天魄,精英二魄为阳为地魄,气魄力魄中枢魄为阳为人魄。

看你当前情景应该是气魄或力魄尽失,或有气而无力,或有力而无气。

听老头说到这里我突然恍然大悟,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彪子看了看我道:你明白啥了,你明白你病的不轻了,还是明白你被人算计了。

我明白了为什么背头他们盗墓非要叫我去不可,这之前我怎么都想不明白那么小的一个墓葬凭他们几人的本事完全可以料理,为何非得带上我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原来叫我趟地雷是假,叫我去完成这避水珠吸魄之祭才是真。想来这避水珠可以吸人魂魄他们早就知道,所以并不是因为危险才不肯去取珠,而是先拿我做实验,这样他们就可以把自己的损失降到零,这可以称之为一种祭祀,而我就是那个摆在供桌上的祭品。

越想越是来气,没想到活了三十来岁,被人家这样当猴耍,而自己竟然还不明不白,于是在心里把背头他们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个遍。

这时彪子道:想不到这背头心机如此之深啊,真不知道当年我们家老爷子咋和他认识的,等过几天回家一定要好好问个清楚。

我接着彪子的话茬道:虽然我没咋见过你家老爷子,不过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能把人往火坑里推的主儿,但咱这一连串的事却都是因他而起的,等回去的时候你要是再不帮我把这事问个清楚,你也别怪我把话说绝了。

彪子见我迁怒于他赶紧回头对老头道:你说咱才哥没了魂魄,可有啥法术再把这魂再给勾回来?

老头听彪子说话这么有意思,干笑了两声又点着了一袋烟吸了两口道:说道把魂魄给找回来我倒是认识一位高人,只是不知道他肯不肯帮这个忙,这人曾是一位入殓师,因为职业特殊总是神出鬼没,给自已搞的半人半鬼,所以人们都管他叫:“生人”,他的具体姓名人们早已不记得了。

要说起这位生人来还有一段故事,大约几十年前,他去山上砍柴,突然感觉天一下子黑了,而且感觉特别闷热,热的自己头发晕眼发花,睁眼却不能视物,而且感觉自己仿佛被一个巨大的东西罩住了一样,于是他就拿起砍柴刀拼命的朝自己的身边砍,哪知砍了几下之后竟然被他砍出一条路来,等他出来之后才发现,刚才竟然是被一条巨蟒吞下肚去了,那巨蟒不知是何来历,翻腾几下腾云驾雾而去,而他的两个耳朵竟然被化掉了,回到村里村民都以为他被邪魔上了身,所以人人避而远之,后来他干脆自己收拾了一些东西去了大山里从此不问世事。

我因为常年出去扫山,所以偶尔会到他那边聊会儿闲天儿,所以相比其它人倒是更熟一些,如果你们去求他,不知道以他的本事能不能将你魂魄寻回也说不定。

扫山这个词还是后来听土生说的,虽然土生他们家这地方偏僻,但是大山里却通着一条铁路,据说还是小日本当年修建的,现在依然隔三差五有一辆货车从此经过,而穿山隧道上方经常由于下雨导致山石滚落堵塞隧道入口,所以就会找一些扫山工人,定期去山上排除一些危石,土生爷爷就是做扫山工作的,他说的生人,应该也就是在扫山的时候认识的。

阅读: (1646)  评论(9)  
上一篇: 第三十六章:回家   上一篇: 第三十八章:一丈青
网友评论:
 
 1.124.126.227.2162011/3/1 9:30:18 
沙发,精彩。
 2.2016/6/13 10:16:32 
 3.2016/6/16 13:19:31 
 4.2016/6/21 4:46:58 
 5.2016/6/25 15:41:36 
 6.2016/10/13 12:34:20 
 7.2016/11/12 16:20:21 
 8.2016/12/28 6:42:40 
 9.2018/2/2 20:55:02 
[返回老杂毛博客首页]
Copyright © LAOZAMAO.COM 2012 京ICP备09002242号  北京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