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 关 门(老杂毛)
 <<返回机关门目录 机关门也称销器,是外八行之一,机关秘技始于春秋,兴于秦汉经久不衰。 
博客首页 > 机关门 > 文章正文

第三十六章:回家

2011/2/14 11:27:25
 

彪子我们在山上磨蹭将近两天,最后才终于把我送到一个县医院里,我在医院里打了两天的吊瓶,身子逐渐恢复,不过总是感觉四肢无力,而且胸前还出现了一块黑紫的淤青,医生看了看说无大碍,可能是摔伤,于是开点药就出院了,至于我的那段小拇指,因为早已长的错位则干脆直接截掉了,看着我被截下来的小手指,想了想前前后后的来拢去脉,总感觉这事没这么简单,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

出了院彪子我俩本想直接回北京,彪子往家打了两遍电话一直没有人接,怕家里出什么事,但土生说什么也不放我俩走,说一辈子也不一定来这么一回,一定要去家里好好玩两天,况且我还有病在身,怎么也得休息差不多了再回去,我俩推脱不过,最后只得去土生他家那边转转。
我从小在山沟里长大,对于等这种一天才两趟的班车并不陌生,对乡间的小路更不陌生,但是在这里让我陌生的是去他家竟然还需要做牛车。

彪子也是从小在农村后来搬到城里的,虽然我们都见过牛,也坐过牛车,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家这里竟然还如此原始,从县城到这里整整坐了半天的车,此刻太阳已落在山顶,眼看天就要黑了,彪子躺在牛车里哼哼道:我说土生啊,还有多远才能到家啊,我都饿的前心贴后背了,一会儿我要是走不动了,你可以背着我啊。

土生嘿嘿的傻笑了一下道:没多远了,我们刚才下车的那个地方是大队村长家,从这儿再往里走七八里就到了。回来之前我给村长家打了个电话,找熟人给家捎信儿了,嫂子早做好饭就等咱回去呢。

彪子一听早就做好饭等着了,顿时来了精神,恨不得自己去抽那牛两鞭子早点到家吃饭。

慢慢悠悠的又磨蹭了半个多小时,我们总算是到了一个小山沟沟里,这里拢共也不超过二三十户人家,土生他们家在最里面,再往里就没有路了,四面全是山,房子的外面有几座土坟,夜幕早已降临,偶尔会听到几声乌鸦的叫声,在这寂静的山沟里,显的格外的凄凉。

还没进家门土生家的狗就狂吠着迎了出来,我从小就喜欢和狗相处,见到他家的狗就如见到我家的一样,习惯性的就要上前去亲近一下,哪知那狗却并不领情,朝着我嗷嗷直叫,土生吼了两声,总算是没有冲上来,不过还是对我狂叫不止,凭我对狗的了解,它定然是把我当成了坏人,从它的神态来看,除了仇视以外,竟然还有一些惧怕,莫不是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可以让狗感到害怕的么,想到这儿,土生的媳妇也迎了出来,相互问好之后我们就进屋了。

屋里一个大板床,一个老头一个小孩儿,小孩不过三四岁的样子,不用问肯定是土生的儿子,老头叼根大烟袋,在吧嗒吧嗒的抽着,看我们进来站起身来让坐,土生为我们介绍这是他爷爷,我俩都知道土生从小无父无母是爷爷奶奶给带大的,自然并不是十分陌生,只是没有想到老头身子还这么硬朗,出于恭敬我们俩也都叫了一声爷爷。

土生让孩子叫叔叔,无奈孩子没怎么见过生人,怎么也不肯叫,我们也就一笑了之了,孩子怕羞不敢抬头,惹来土生媳妇的两下打,竟然还给打哭了,没办法我俩还得劝两句。

吃饭时候土生家的狗总是围着我叫,而且越叫越欢,叫到最后嗓子都快哑了,听得我们都可怜的慌,没办法只得找条绳子给栓到了院里,晚饭过后,老头非要让我们给讲讲这件事的经过,这种事情当然得彪子来,但是中间进古墓的一段则非得我讲不可,于是我就给他们大概的说了说来龙去脉,土生他家的灯很暗,而且刚吃完饭,又坐了半天的车,谁成想说着说着我竟然睡着了。

我一觉醒来四周漆黑一片,突然想到自己应该和他们说话才对,怎么就睡着了呢,莫不是,莫不是有人在饭里下了毒,哎呀,不好,想到这里我“腾”的起来找东西照明,回头一摸原来是彪子躺在了我旁边,于是从他兜里掏出了打火机,打着一看,原来这几个人都在,土生和他爷爷在另一边,彪子我俩在这边,睡的好好的,看来是我多想了。刚想躺下睡觉,忽然想出去撒个尿,于是拿着彪子的打火机,摸到门口。

抬头望了望天,月亮已少了一边,想起了几天前的那个月圆之夜我们几个人在树林里大战僵尸,突然一阵风吹过,我打了一个激灵,于是找个旮旯准备撒尿,哪知这时不知道从哪窜出一条大狗飞一般从侧面向我扑来,我没有来的及躲闪,一下被它扑倒在地,血盆大口朝我咬来,我深知这种狗的习性知道它肯定是想要咬我脖子一招致命,即已知它意图如何能让它得逞,无奈我被它压个老实,一时竟动弹不得,情急之下别无他法,我抬手将自己脖子一挡,那狗一口咬在我胳膊上,这一口咬的甚是不轻,我都感觉骨头都像是被它咬透了一样。

那恶狗见一击没有得逞,目露凶光,叼住我的胳膊就往下撕,我心道不好,这要是给撕下去一块肉,我这条胳膊算是废了,正当我无助之时,突然看到一个黑影,从旁边冲过来一下将狗打晕了过去,我仔细一看,竟然是土生爷爷,手里拿个大铁棍子照着狗脑袋又是一下,上前掰开狗嘴,把我拖到了一边。

我惊魂未定,哆嗦着想站起来,无奈没有力气,土生和彪子从屋里冲了出来,这时只听老头道:你俩把他给我抬屋去把衣服给脱了,这哥俩二话不说抬起我来就往屋走,直接把我扔到了坑上,彪子上来就按住我给我扒衣服。

我大叫:疯了,这他妈的是疯了,狗疯了,人也疯了,你要干啥,彪子也不说话,只管扯我的衣服,土生则在边上急道:兄弟你别着急,这是给你治病,被狗咬可不是小事,要是治的不及时会得疯狗病的。
我急道:我当然知道伤口要处理,那也用不着你们这样来吧,我自己有手,我自己来。
彪子喊道:别废话,老实呆着。
夏天衣服本来穿的就少,被彪子几下就给我扒个精光,我大骂彪子:你他妈的这是趁机报复,伤口在胳膊上脱我裤子干啥。
没几下就让他俩给我扒的只剩条内裤,这也就是有伤在身,要是平时量他俩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得逞。
这时候老头也进来了,彪子按住我的胳膊,老头从柜子里找出个刀片用药水擦了擦,照着我的伤口就是几下,疼的我撕心裂肺,满口胡话大骂道:他们爷俩没文化,彪子你的学也白上了,有这么处理伤口的吗。
这时土生也气道:我们祖祖孙孙都是这么处理的,谁都不例外。
又是一阵撕心的疼痛,把我疼晕了过去。

阅读: (890)  评论(14)  
上一篇: 第三十五章:缘由   上一篇: 第三十七章:三魂七魄
网友评论:
 
 1.小李2011/2/15 15:16:08 
天哥,我来你这里发个链接!http://www.yuerjiaoyu.com 育儿网
 2.小李2011/2/15 15:16:59 
真行,留个网址,还给B了……
 3.1.202.183.702011/2/15 16:40:42 
看完了,更新麻溜得
 4.旖旎2011/2/16 16:17:55 
速度点行不
 5.2016/8/11 23:11:19 
 6.2016/10/29 8:02:29 
 7.2016/12/12 6:14:02 
 8.2018/2/8 2:13:34 
 9.2018/2/26 0:53:01 
 10.2018/3/14 18:42:20 
 11.2018/3/31 8:22:25 
 12.2018/3/31 8:22:36 
 13.2018/5/20 15:23:24 
[返回老杂毛博客首页]
Copyright © LAOZAMAO.COM 2012 京ICP备09002242号  北京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