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杂毛博客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博客首页 | 人生历程 | 编程开发 | 机关门  
  文章分类
 
博客首页 > 人生历程 > 文章正文

与我同行

2012/1/29 16:38:56
 
          你最无聊的时候会想起谁,当我们无聊寂寞时是否想到有一天会比现在更空虚。每当无聊寂寞充斥我身边时我最先想到的是自己最亲近的朋友,但不知他们是否也会偶尔想起我呢。
 
回家
 
          那一年我十四岁,每天干不完的农活,没有一分零花钱的日子是我生活的全部,做梦都会盼着自己早点长大,长大之后无论如何也要离开这片土地,再也不要回来。看惯了这里的人,厌倦了这里的山以及冬天到来时永无止境的寒风。那年夏天我志愿被分流到一个技工学校,虽然离家只有四五十里,坐车只需要一个小时左右,但是那天晚上我清楚的记得自己确实想家了,想家里的门窗,想家里的桌椅板凳以及所有的一切。
 
          星期四报道,周五军训一天之后我背起背包迫不及待的赶上挤的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的班车,那一年我一米四左右的身高,家里的粗茶淡饭导致营养不良,个头矮小,头发灰黄,在车里被人挤来挤去,到家的时候已经折腾的就差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了,但是直到下车之后见到家门,见到母亲忙里忙外的身影,疲惫感顿时消散殆尽,虽然只离开了家一天,但是仿佛过去了很久一般,那晚我在家里踏踏实实的睡了一个好觉,于是也说出了那句我哥哥当了两年兵回家探亲之后说的那句话:“还是在自己家里睡觉舒服”。
 
          从那以后的两年里,我几乎都是每周回家两天,逐渐的改为一个月回家两天,直到上大学之后的半年回家一次和现在的一年回家一次。仿佛从十四岁之后家乡的点滴从生活中消失了,小时候在家里夏天要去抓蝎子,秋天要捡蘑菇,冬天要打野鸡打兔子,平时要干农活,附近的山基本没有没去过的地方。现在回家跟母亲谈起蝎子的事情得知村里的小孩子已经很多年不抓蝎子了,人们生活条件好了,也不敢让孩子大热天去山上乱跑,蝎子子的价格也从我小时候的两毛涨到了一两块。我一边感叹现在的孩子生活的好,一边望着远山发呆,想着有可能这辈子再也不会去山上抓蝎子卖钱了。
 
       今年在家只呆了四天,丈母娘让去那边过年,但哥哥没有回来,家里只有老爸老妈,应该回去看看。虽说是在家过年,但除了吃饭睡觉,基本大部分时间都在和其它的人打牌。家里唯一娱乐的项目就是看电视,对于我这种对电视没有什么感情的人来说,看电视的痛苦不亚于吃一顿难吃的饭菜。
 
与我同行
 
       我回家之后就公布了我初二要去老婆家里的决定,比较特别的一点是我决定徒步去。这一决定成了近两三天来身边亲戚朋友讨论的话题,当然也引出了很多年以前的一些小故事。在今天这个交通相对发达即便是两三里路程要么打车要么班车的时代,要徒步六十来里山路并且在这个寒风异常凶悍的冬季里,这简直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大家一致认为这只是说笑而已,现在的年轻人,是没有这样的毅力和体力的。
 
         起初大家并没有过多放在心上,但两天之后大家见我依然还在打听有谁走过这一段路的时候,比较年长的亲戚就开始说起,当年他们小的时候连骑自行车都认为很奢侈的事,想要买什么东西,都得去那边赶集,具说当年还有一件滑稽的事。不知道哪里来的消息说我家这地方太冷,种不活大白菜,所以他们小的时候基本没有人种白菜,想要吃白菜都要赶五六十里的山路去山那边的县城里买(我们村离本县的县城更远一些),现在想起这些事老人们都哈哈大笑说道:那年头儿天也确实冷点,人也太笨,只隔了五六十里,人家那边都能种,咱这边凭啥不能种。
 
        另一位亲戚给我讲道:当年咱们这边没有冰棍儿,也没有酒,要打酒吃冰棍儿都得到那边去买,提前得带好暖壶,买了冰棍儿要放到暖壶里,但是那会儿的冰棍儿太大,放不进去,得把底下粗的地方咬一口,然后再放进去,即便是放在暖壶里走到家的时候五六根冰棍儿也化的只剩下不到两根了。记得我们当年几个孩子去那边打酒,早上三点钟就得起床,到那边赶集打完酒之后再回来时候就不早了,几个人起大早,拿好酒瓶子就上路了,打好了酒就往回赶,连玩再走快到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黑了。一不小心跌个大跟头,酒瓶子摔了个粉碎,酒也撒了一地,我笑问道:唉,那么笨,带塑料瓶子不就好了。亲戚大笑道:呵呵,那年头儿哪有塑料瓶子,哪像现在瓶瓶罐罐哪里都是,早先去地里干活都拿玻璃瓶子栓个绳子系腰上,有当兵的家里有个王八壶,那都是很稀客儿的玩意。
 
         当你打算做一件很多人都不理解的事的时候,一般总会出现两种情况,一部分人认为可行,另一部分人认为不可行。我这件事也不例外,可行的人认为,年轻人腿脚好,应该没问题。不可行的人认为我根本就是神经病,放了好好的车不坐,非要受这种累,走到走不到且不说,光凭现在这个温度,把手露在外面三五分钟就有冻僵的可能,连贴春联都需要用熨斗一点点烫(这一点对于没有去过冷的地方人来说感觉很可笑),风刮在脸上像刀子割一样,而且还要翻过一座大山,虽然现在没有满天飘雪,但是山上肯定风还是要大一些。
 
      在众亲戚的一片惊讶声之中,我坚定的拒绝了一些要送我一段路的心意,大年初二的早上九点,在阳光变的逐渐有丝丝暖意的时候我背上三十左右斤的东西出发了。凭感觉现在外面的温度应该在零下十度左右,如果不刮风还是挺暖和的。
 


 
寂寞
 
       每个人都寂寞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去消除寂寞,小的时候不知道寂寞为何物,走路就是走路,走路不会寂寞,夜晚一个人在家倾听山上偶尔传来的鸟鸣也只是感到害怕,并不会感觉到寂寞。可能是年龄大了,经历的事儿多了,认识的人也多了,自己走路都会感觉到寂寞。小的时候上学,天刚蒙蒙亮,天上飘着鹅毛大雪,刚刚走过的脚印很快就会被雪覆盖,身上捂的严严实实除了两只眼睛几乎什么都不露出来,双脚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咯吱吱的声响,仿佛来自心灵深处的呐喊。天地之间灰蒙蒙一片混沌,寒风夹杂着雪片不停的拍在自己脸上,弯着腰低着头,顶着寒风一步一步艰难的踏出,那一刻仿佛自己的心都和天地容为一体,然而来自心底的咯吱咯吱声,也只是恐惧,从未孤独。
 
      农村家庭出不来特别贫嘴的孩子,我却是一个例外,无聊时一个人也可以独自消遣,小时候经常去山上玩,花鸟虫鱼,哪怕是石子儿都可以成为玩伴。现在我生活在人口密度极大的城市里,想要不和人交流恐怕都是一件很难的事。行走在无人的山路上,想着身边一个一个的朋友,不知道他们都在干些什么。想忍住不想,但一个人走路又实在是件无聊的事,没一会儿又再想。
 
       五个小时后我向家人亲戚报告行程已经结束,表哥则打来电话问我行程是否顺利,临行前我开玩笑约他同行,谁想他不屑道:给我背几块砖,一个多小时我就可以到,突然间恍然大悟丫当了七年多的兵,现在还留在部队,这点路程当然算不得什么。不禁感悟,有些你认为很了不起的事,没准别人每天都在干。
 
看电视
 
       在家做饭是件很麻烦的事,刚炒好的菜,没两三分钟就凉透了,没办法只能炒好之后先放到火盆边上烘着,也不会多做,简单的弄两个菜就开饭,父亲喜欢喝两口,然而我的酒量却不如他,所以也只是点到为止,不能喝的太多。夜晚的星空一如当年,密密麻麻,银河看的也非常清楚,时而有两颗流星划过,这已经是见惯不惯的事了,星星多了流星自然也多,如果你肯耐心的在外面冷上那么十几分钟,少说也能看见三两颗。如果说见到流星许愿容易成功的话,一个夜晚不知道要实现多少个愿望。
 
     在家无聊至极,把我当年上学时花四十块钱买的不知道几手的吉他拿出来比划两下,然而琴桥也早已被冻裂,发出的音也不似当年那样清脆。
 


     在老婆家里就没有这些东西可供娱乐了,只能干巴巴的看电视,盯着电视里光鲜华丽一个个可人儿感觉他们和我好似活在两个世界中,那个非什么勿扰。这个在N多人看来都非常不错的节目,不明白为什么我看几分钟就有一种强烈的崩溃感,不知道是因为我生活的不如那里面的人而自卑呢,还是其它的原因。然而电视不同于电脑,只能一个人玩,电视是大家看的,在没有争得大多数人同意的情况下,这种摧残和崩溃感还得一直持续下去。此情此景不由的让我想起了老罗语录中提到的看春晚:长达四个小时的歌功颂德,胃口再好的人也受不了了,但是没办法,家里老人喜欢看,为了表达自己的一片孝心只能买几个大头针强忍着陪他们看,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就用针扎一下自己,看到最后一身的冷汗。当时虽然只是做为笑话来听,但没想到这种感觉和他所说的颇有几分相似,恨只恨自己身边没有大头针。
 
胡乱一写又写了很大一篇,已经太久没有动笔,实在是有太多的东西需要记录,但明天又要上班了,回归正常生活,祝身边的朋友们,新年快乐。(老杂毛/文)
阅读: (1731)  评论(11)  
 
网友评论:
 
 1.180.168.196.1142012/1/30 13:20:23 
哥们,你写的老好!!
 2.218.246.105.1382012/1/31 16:37:22 
老宋啊,略犀利,小顶一下
 3.风尚淘客2012/3/6 17:01:58 
我以为你是在写小说呢,真能写啊,不过,感受很深,大家都是农村出来的。
 4.2017/12/29 18:55:48 
 5.2018/1/13 19:44:57 
 6.2018/1/29 0:46:42 
 7.2018/2/14 4:04:49 
 8.2018/2/14 4:04:53 
 9.2018/3/3 13:21:19 
 10.2018/3/20 8:04:30 
 11.2018/4/3 8:03:13 
 
相关文章:
 记一次被骗
 我的辞职申请
 博客再次改版
 从DOTA看团队管理
 絮叨絮叨我近来的倒霉事
 六小时
 博客地址已更换,从天道酬勤到老杂毛
 夜,归人
 心都碎了
 与我同行
 
 
     
联系作者: QQ: 657603425 Email: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7-2014 www.laozam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2242号 北京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