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杂毛博客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博客首页 | 人生历程 | 编程开发 | 机关门  
  文章分类
 
博客首页 > 人生历程 > 文章正文

孤独的守望

2011/7/28 12:06:39
 
        没有电视,没有电脑,几乎没有任何娱乐项目。夜深,无人,冷清的宫宇中总会响起一个年轻女子祈祷哀求的声音。那是只有二十三岁的钱皇后在为丈夫祷告,无限的思念,无限的凄凉。

        世界上最难熬的日子莫过于对未来一无所知的无限等待。做为一个弱女子,她所能做的只是在听说绑匪要赎金的时候变卖自己所有的首饰家当来换回自己日夜思念的丈夫。然而贪婪的绑匪并没有因此而释放人质,再他们看来这是一棵价值连城的摇钱树,只要想摇随时都会有钱掉下来。

        她的父亲在她初为皇后之时已然去世,两个兄弟也随丈夫出征死于战场,对于这个没有任何依靠的皇后而言,现在她所能做的除了祈祷仿佛也想不出其它能做的事。

        而此刻远在他乡沦为人质的丈夫何尝不是同一个心情,在这里吃不饱,穿不暖,自己所拥有的只是一个简易的毡房和一匹瘦马。对于从小在皇宫大院长大的朱祁镇来说,马都是一种新鲜的玩意,由于不会骑马在同伴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只能一路小跑前去救援,由于没有太医,在自己同伴得了风寒即将离开人世的时候他用自己的身体去为对方取暖。这是一种绝望,是一种不知道明天会如何的绝望,此刻的他和放在刀俎上的鱼肉没有任何分别。

        一个不知道明天是否死活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是可悲的,现在他也只有唯一可以做的一件事,那就是保持良好心态,从容面对明天。

       要说做为一个人质最为可悲的事莫过于这个人质对于绑匪和家人都失去了意义,人质对于绑匪的价值取决人这人质在家庭中的重要性,然而这个曾经对无数人都有至关重要的人质此刻却变的一文不值,不仅一文不值,家里人甚至还希望绑匪早点撕票,我想这个世界上最悲哀的人质莫过于此了。

        在权力面前没有任何亲情可言,为了权位手足相残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了。朱祁钰现在就是这样想的,他,那个被劫为人质的亲哥哥,在父亲死后那个至亲之人。现在如果你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就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哪怕是火星也好,总之永远也不想再见到你。至于嫂子,不会让她饿死的,从她嫁到咱家来的那一刻这里就有她的一碗饭和一张床,我可以保证她的基本生活需求,你放心的去吧。

        孤独,寂寞,冷。这里虽然还不是冷宫,却如此的冷,冰冷的眼泪落在自己的手背,穿透肌肤直达心底,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痛处没有人能体会。哭的累了就爬在地上休息一会,困了就蜷在地上(哀泣于天,倦即卧地),冰冷的地面,过度的疲劳,很快,年轻的女子一条腿已经损坏了,再也无法治好,从此她变成了一个瘸子。 这个唯一工作就是爬在地上哭泣的女人腿对她来说仿佛并不是那么重要,然而昼夜不停的悲泣使她的眼睛也变瞎了。

       寂静的夜,是谁在那冰冷的神龛前哭泣,谁又能了解她的内心。泪已流干,这个瞎眼而瘸腿的女子从此她孤独的守望。虽然前路茫茫,似乎毫无希望,但是她始终相信有一天他们能够再见面。

       他想家,谁都有想家的时候,当我们在外闯荡受伤的时候会想起家的温暖,有的时候甚至会躲到墙角哭泣,家是一种味道,家象征着一种温馨。然而帝王的家却没有这些,你在这个家里所享受到的一切都是因为你的身份而得到的,让我回去吧,哪怕是做一名普通的老百姓(愿为黔首),让我和我那个日夜思念的人过几天无忧无虑的生活。让我回去吧,哪怕给我一个最低等的工作,让我有一口饭吃,让我去给祖宗看坟也行啊(守祖陵寝)!

       权力会让人上瘾,不然也不会那么多人去走仕途之路,当皇帝更会让人上瘾,那种权倾天下的感觉,那种天下之物唯我所用的感觉,做梦都会让人笑醒。从他不想当皇帝到慢慢熟悉了这种感觉,到再也不想回归原来的生活,现在他感觉这个皇位就应该是自己的,要想让这一切都变成真的,那么就让那个人永远不要回来就好了。无论大臣如何哀求,无论家人如何看待只要不予理睬这个皇位终有一天会是自己的。

       李善,一个默默无闻的老头子,一个六十多岁在别人看来一无是处的糟老头儿,是他改变了这一切,就因为他是一个最佳辩手,他说服了所有人,说服了绑匪,把那个哭泣的像是一个孩子的太上皇接了回来。

       然而等待着朱祁镇的是一座荒凉的破房子,这一切都已经足够了,他只是想回家,至于家是什么样已经无所谓了,只要能见到那个想见的人。他带着急促的步伐向南宫走去,虽然已经物是人非,今非昔比,但他相信,还有一个人正在那里等待着他,等着他回来。

       开门的声音惊动了里面这个坐着的人,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便站起身来,摸索着向发出声音的方向走去,她看不清来人,因为在漫长的等待岁月中,她已经哭瞎了自己的眼睛。
     我答应过你,我会等你回来的。
     当一切浮华散尽的时候,我还会在这里等待着你。
     朱祁镇释然了,他的亲信大臣抛弃了他,他的弟弟囚禁了他,他失去了所有的权势和荣华富贵,从一个君临天下的皇帝变成了被禁锢的囚徒。
     但此刻,他笑了,因为他知道,自己才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他终于确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用金钱和权势买不到的东西,即使他不是皇帝,即使他失去了所有的一切,这个人依然会在他的身旁,一直守候着他。
     此情可流转,千载永不渝。
     是的,其实我们不需要刻意去寻找什么,因为最宝贵的东西,往往就在我们身边。
     从此,荒凉的南宫迎来了新的主人——太上皇朱祁镇和他的妻子钱皇后,说他们是主人也并不贴切,因为事实上,他们都是当今皇帝朱祁钰的囚徒。

      (老杂毛/文)本文最后两段引用自网络文章。

       后续:后来在大将石享等人的帮助下朱祁镇恢复了皇位,朱祁镇死后遗诏钱皇后“死后”陪葬(皇帝死后应该要求所有未生儿子的嫔妃陪葬)然后在周皇后的超级醋坛子的干扰下,这一愿望最终没有得以实现。具体故事详情请看:http://tieba.baidu.com/f?kz=1112898891

       本人从未关注过任何爱情故事,近几天读明朝那些事儿偶然读到此事,颇为感动,记录于此。

阅读: (1100)  评论(9)  
 
网友评论:
 
 1.124.126.225.1722011/7/28 17:07:46 
感动!
 2.启东百业网2011/7/31 11:52:45 
看着你的文章我感动了,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信了,www.51how.com/blog/有空来我博客座座啊楼主呵呵
 3.2016/7/1 2:06:43 
 4.2016/7/12 1:17:02 
 5.2016/11/9 12:05:53 
 6.2016/11/24 1:23:20 
 7.2017/12/29 18:48:03 
 8.2018/1/13 20:23:55 
 9.2018/1/28 23:40:52 
 
相关文章:
 记一次被骗
 我的辞职申请
 博客再次改版
 从DOTA看团队管理
 絮叨絮叨我近来的倒霉事
 六小时
 博客地址已更换,从天道酬勤到老杂毛
 夜,归人
 心都碎了
 与我同行
 
 
     
联系作者: QQ: 657603425 Email: 657603425@qq.com
Copyright © 2007-2014 www.laozam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02242号 北京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842